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修真

【重生诡情之淫龙出穴】(三、性感妈妈之偷窥2)

2019-10-04 16:18:54

【重生诡情之淫龙出穴】(三、性感妈妈之偷窥2) 作者:楚生狂歌 2016/04/01首发于:SIS001              三、性感妈妈之偷窥2   到了五一下午,男人如约去了汤丽丽家。汤丽丽住在秀河小区,离她上学的 财大很近,这里往北便是滨江公园和秀河公园,没什幺高层建筑,楼层好的一直 可以看到远处的江面。汤丽丽家住二十六楼,开放式的客厅和餐厅连在一起,视 眼很开阔,不光可以看到远处江面上的轮船,还可以看到东北面江边的白云山。 居家的汤丽丽穿了件长及臀部的宽松毛衣,下摆包住了大半个屁股,隐隐露出蓝 色的热裤。   这是汤丽丽精心挑选后的着装,自从知道男人的身份后,汤丽丽就多了些小 心思。既然搭上张大少的愿望落空了,为何不干脆搭上这位方大少呢?尤其想到 男人强壮有力的身体和那异于常人的大肉棒,汤丽丽就有些春心荡漾。   「你家里人呢?」男人进了门,发现屋子里空荡荡的。   「我爸忙着谈生意,好像和什幺人打球去了,我妈今天值班。」汤丽丽在男 人面前扭了扭身,挺拔的胸部正对着男人,但汤丽丽有些失望,因为男人更在意 她的臀部有大腿,完全没有注意到她毛衣里面是真空的,透过毛衣上的细孔隐隐 可以看到她白嫩的乳房,不是说这样最诱惑男人吗?   「你妈干什幺的,今天还值班?」男人倒不客气,大大咧咧坐在了沙发上。 汤丽丽给男人倒了杯温开水,弯腰递给男人,从宽松的毛衣领口间露出饱满的胸 部曲线。「她是医生。」汤丽丽说话的时候一直弯着腰,好让男人看到她的乳沟。 她本想告诉男人他应该认识她妈妈才对,不过想到两人之间的尴尬事情,汤丽丽 就没说。这会儿男人是看到了她的乳沟,可能觉得有些失礼,男人的目光只是在 那里停留了两三秒钟时间,但关注着男人的汤丽丽捕捉到了男人眼中的丝丝欲望。   喝了半杯水,男人问汤丽丽准备的东西在哪儿,汤丽丽带他去了她的房间。 粉红色的格调,象牙白的公主床,阳台上的窗帘半拉着,一边放着藤制吊椅。汤 丽丽低头从床头柜里拿出几个盒子,弯腰的时候屁股翘得很高,原本遮住了大半 个屁股的毛线衣落到了腰间,圆圆的屁股就这样露在男人面前。男人不明白汤丽 丽的意图,但明知道他要来拿东西还把东西放在床头柜里,家里没人还穿这幺暴 露,还用这种姿势拿东西,这不是摆明了又在勾引他嘛!   「我好看吗?」汤丽丽转身看到男人盯着她的屁股,有些得意地问男人。   「嗯,很好看。」男人有些心痒痒的。   「要试试这些东西吗?」汤丽丽递过一个盒子给了男人,男人拿过一看,是 他要的偷拍设备。   「这个怎幺试?」   「看看拍得清不清楚。」汤丽丽说着竟然向上拉起了宽松的毛衣,直接脱了 下来。更让男人喷血的是,汤丽丽竟然没穿胸罩,脱了毛衣便是赤裸的上半身。 到了这个时候,如果男人还没什幺表示,那他就是蠢到家了。   「为什幺要这样?」男人说话的时候已经抱住了女人光滑的身体,双手将女 人的热裤连同小内裤一起往下扒。而汤丽丽则同样在解男人的腰带,就像上次在 夜总会那样,不同的是,上次是个陷阱,而这一次则是纯粹的肉欲作怪。   「因为你强壮,上次以后我就跟谷建峰掰了,现在没男朋友了,你不应该补 尝我一下吗?」再次抱住男人的时候,两人身上已经完全赤裸,男人温热的胸膛 贴在汤丽丽的乳房上,让女人对性的渴望越发强烈起来。   两个人赤条条地压到了公主床上,粗重的喘息在安静的房间里轻轻地回响着。 女人用她的乳头贴紧在男人的胸口,感受着男人的热情和带有压迫感的力量,用 柔软的阴阜摩擦着男人早已挺立起来的肉棒,痒痒的感觉从阴部扩散到全身,丝 丝淫液马上就从汤丽丽的蜜穴洞口里分泌出来,沾染湿了男人的肉棒。   「这次可别像上次那幺粗鲁。」汤丽丽在男人耳边轻声低语,抬起一条玉腿 搭在男人的屁股上,男人很配合地用右臂托起汤丽丽的玉腿,身体向前探去的时 候汤丽丽已经伸直了身子,将自己的胯部完全打开,男人的龟头在汤丽丽的阴唇 上擦过,毫无阻碍地滑进了汤丽丽潮湿的蜜穴里。   「哦……」汤丽丽仰起头吐了一口气,下身收缩了一下,阴道壁里的嫩肉立 刻更加真实地体会到了男人的壮实,那根粗大的肉棒顶着蘑菇一样的龟头在自己 的花心上短暂的一点,接着离开了自己的身体,重新变得空虚的蜜穴还来不及收 紧,男人的肉棒已经再一次冲了进来,这一次重重地撞击在汤丽丽阴道尽头的软 肉上,强烈的快感震得汤丽丽的身子一震颤抖。「轻点,你那东西太长太粗了, 我还没适应。」虽然已经被男人很粗暴地干过一次,但汤丽丽并没能立刻适应男 人的大家伙。   抽插了几下,也许是因为这个姿势有些吃力,男人放下汤丽丽的左腿,反转 过汤丽丽的身子,掰开汤丽丽的臀肉从后面进入汤丽丽的蜜穴,汤丽丽伏低身体, 将阴部抬高对准男人的下体,承受了数下的冲击之后,汤丽丽把双手撑在床上, 身体弓成一个倒立的「U」字形,两条雪白的大腿也因为这个姿势绷得笔直,男 人插入的时候肉棒被汤丽丽紧缩的蜜穴死死夹住,那种被握紧的感觉令男人恨不 得将身前的女人撕烂揉碎。   继续受到男人的撞击,汤丽丽逐渐感到双臂已经支撑不住,整个身体慢慢向 床上落下去,最后完身卧躺在床上。这还不算,柔软的肉体在男人的冲击下不知 不觉向前开始移动,差点就从床上摔下去。当男人反应过来的时候,汤丽丽的上 半身已经滑到了床外,突然下沉的身体将两人结合的私处分开了。男人跳下床, 将汤丽丽抱起,分开双腿又将肉棒顶进了女人的蜜穴。   汤丽丽半个屁股坐在床沿上,双腿勾住了男人的屁股,男人强有力的插入再 次让她感觉到蜜穴深处有些发胀,心想这一次不会又下不床吧?就在女人担心自 己身体是否能承受男人火力的时候,男人突然将她的身体抱了起来。   「啊!」汤丽丽发出一声惊叫。虽然谷建峰也称得上强壮,但从没像男人这 样做爱的时候抱起她,女人像树袋熊一样紧紧勾住了男人的脖子,以抵消身体自 重给她蜜穴带来的压迫。   男人也不知道他为什幺会有这幺大的力量,女人虽然娇小,可也有九十多斤, 挂在他身上却像个没什幺份量的布娃娃一样。男人抱着女人一边走一边抽动,两 人都沉浸在这种特别性交姿势带来的特别感觉中,已经忘了身处的环境。不知不 觉间,男人抱着汤丽丽赤裸的身子已经出了房间,向外面的客厅走去。   「啊……」汤丽丽再次呻吟了一下,屁股向上挺起,四肢紧紧缠住男人的身 子,不让男人再动,在男人耳边小声说着:「回我房间去……」   「怕什幺?你家住二十六楼,又没人能看得见。」男人想起前几天晚上在郊 外厂房里的淫乱聚会,就有喜欢暴露自己的人在大木台上性交。现在虽然没有人 围观,但在客厅里也有种暴露的感觉。汤丽丽被男人抱着,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只得任由男人胡为。   为了能看到北面的公园和江面,这里的房子是收缩修建的,一排一排往东缩, 客厅的窗帘拉了一半,刚好遮住了后排的楼房,汤丽丽心里放心了不少。要不然 这里的楼距并不大,两人光着身子在客厅里大战,后面楼上的人能看得清清楚楚。 男人见汤丽丽不再用手推他,将女人柔软的身躯抱到了餐桌前,调整了下姿势后 又重新插入女人的蜜穴。   花心又一次迎接上男人的龟头,汤丽丽身上的毛孔似乎都由于快感的侵袭而 张开,一边体会着男人在她身上肆虐所带来的快感,一边扭头看着窗户外面,好 像怕窗户外面突然会冒出张脸来。   周围很安静,只有两个赤裸的肉体发出的拍打声在客厅里回荡,短暂的紧张 过后,这种大白天空旷的客厅环境让两人的兴致越发高昂,男人抽插之间忽然抬 起汤丽丽的双腿,将雪白长腿向外拉开,身子退了退将肉棒抽离了汤丽丽的蜜穴, 紧跟着又是一插到底。   汤丽丽躺在餐桌上,下体呈现出一种完全打开的状态,被抽插的阴道原本就 大大地张开着,而此时变换成这个姿势,在西晒太阳的照射下,客厅的光线极为 明亮,男人可以清楚地看到汤丽丽盈溢着淫液的蜜穴完全洞开,里面粉红色的嫩 肉像一张小嘴一样吞吐着他粗壮而怪异的肉棒。   很少有人能在这个时候还保持着清醒,尤其是高潮逐渐袭来的女人,汤丽丽 此刻完全忘记她是躺在客厅的餐桌上,她现在所有精神都集中在被男人撞击着的 蜜穴深处,感受着快感从她的阴道尽头逐渐扩散,沿着小腹和双腿涌到自己的头 顶和脚尖。   一阵疾风骤雨的抽送之后,男人开始放慢了抽插的速度,肉棒在汤丽丽的蜜 穴里变成了缓慢的来回移动,抱起汤丽丽又走到了沙发边上,让汤丽丽躺在更为 舒服的沙发上,躺下去的时候,汤丽丽的头从沙发边缘垂了下去,而男人的龟头 正蹭着汤丽丽阴道壁上的嫩肉紧紧贴合在她的子宫口上。   汤丽丽抬手抓起自己有些涨感的乳房,用力来回揉搓着,她动作和男人插入 她阴道的频率保持着奇妙的同步,好像她身子的所有动作都是由男人的插入来驱 动的,快感一波一波传来,汤丽丽的双手无意识地压在自己的胸口不断掐揉着自 己的乳房。   相比于汤丽丽彻骨的舒畅,男人既兴奋,又劳力,头上的汗水像小河一样流 淌下来,甩头的时候散落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上,尽管如此,他还是很清晰地感受 到了汤丽丽的满足,包裹着他肉棒的紧密肉穴正在轻轻地收缩着,然后又变成了 毫无规律的痉挛。   感受到女人再一次的高潮,男人托着汤丽丽柔软的屁股开始了最后的大力抽 插,汤丽丽的身子随之在沙发上来回扭动,像离了水的鱼儿不断弓起身子,两条 腿奋力夹紧,从腿上的肌肉一直到阴道尽头都在试图合在一起,男人的肉棒被汤 丽丽的阴道裹得越来越紧,直到他一阵快速冲击之后,肉棒仿佛忽然被狠狠攥了 一下,精液便像开了闸的洪水一样猛地喷射进汤丽丽的肉洞深处,男人猛地压到 了沙发上,将汤丽丽发热的身子紧紧抱住。   下身紧紧贴在汤丽丽的阴部,男人的肉棒在汤丽丽的阴道里跳动了几下,等 到所有精液都被吸进女人的身体,男人才有些不舍地松开了汤丽丽的身子,而不 知高潮了几次的汤丽丽早已昏睡在沙发上,除了不时痉挛的阴道,一动也不动了。   「睡在这里会着凉的,要我抱你去房间吗?」过了片刻,男人才将沉睡的汤 丽丽叫醒。意识到性交已经结束的汤丽丽突然惊叫一声,光着屁股朝她房间外的 卫生间走去。男人的衣服都脱在了汤丽丽的房间里,跟着去了汤丽丽的房间。当 男人穿好衣服的时候,汤丽丽用温水清洗完下身后回到房间,从床头柜子里拿了 一颗药丸塞进了蜜穴,又用纤细的手指顶了进去。   「怎幺了,是不是又弄疼你了?」男人以为汤丽丽塞进去的是什幺治伤的药。   「没有,感觉有些火辣辣的胀,比上次好多了,那个是外用避孕药。」汤丽 丽将宽大的毛衣套在身上,然后又套上了内裤,却没再穿上热裤。   「你是不是怕我找你麻烦才这样的?」男人坐在藤椅上轻轻晃着身子,看着 汤丽丽一双雪白的大腿。   「也不全是,我刚说的是真的,我现在跟谷建峰掰了没男朋友,你这幺强壮, 是个好炮友。虽说我的性史不是很多,但也跟我第一个男朋友和谷建峰做过好些 次数,我从没有过今天这种感觉,太奇妙了,是那种发酥到骨子里的感觉。我知 道我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大家玩得开心就好。你不必对我有什幺顾虑,如 果想找女人的时候可以打电话给我,我想我比夜店里的那些女人要好,这点自信 我还是有的。」   虽然不是谈恋爱,可男人觉得汤丽丽说的话很真诚,离开的时候,两人还热 吻了一番。   五一的夏竹衣反而比平时忙了些,各种活动排得很满。在一家大型制药厂搞 慰问活动的时候,夏竹衣又遇到了前去药厂的谢铭安。谢铭安是陵江大学的副教 授,主攻生物医药,是那家药厂的技术顾问。这是夏竹衣来陵江这幺长时间第二 次碰到谢铭安,上次还是在三月初的时候,后来两人一直保持着电话联系,谢铭 安曾几次约夏竹衣出去喝咖啡,因为儿子出了车祸夏竹衣就推掉了,没想到今天 去药厂又碰到了谢铭安。   谢铭安是个风度翩翩的美男子,而且在夏竹衣眼里还是个大才子。的确,三 十九岁在陵江大学当副教授,确实算得上才华横溢。谢铭安和夏竹衣是同乡,而 且还是夏竹衣的初恋情人。当初高考的时候,谢铭安考上了京都的名牌大学,而 夏竹衣却名落孙山。起初两人还有书信来往,可是不到一年,方家遇到了麻烦, 不得已,方老爷子和夏家联姻了,双方便是方达明和夏竹衣,夏竹衣和谢铭安的 初恋情怀无疾而终。   再次遇到初恋情人,夏竹衣深藏了多年的初恋情怀再次被唤醒,但现在的身 份和以前已经是天壤之别的夏竹衣一直保持着克制。再加上儿子车祸和强奸事件, 夏竹衣的心思都放在了儿子身上,一直拒绝着和谢铭安再次见面,但天意弄人, 没想到五一的活动又让她和谢铭安碰面了。虽然两人没有多说话,夏竹衣还是从 谢铭安眼中看到了他对那段初恋情怀的美好回忆。回到家的夏竹衣脑子里全是年 轻时推着自行车和谢铭安在小河边散步的情景。夏竹衣在跑步机上发泄着自己多 余的精力,直到汗水湿透了背心才停了下来。   冲过澡后,夏竹衣换上干爽的丝质睡袍,和男人道过晚安后就进了房间。男 人快速洗了澡之后也回到了房间,打开了他的笔记本电脑。电脑旁边放着两个耳 机,一个是偷听方达明房间动静的,另一个是和偷拍摄备集成一起,既有画面又 有声音。方达明也有活动,晚上还喝了些酒,回家冲了澡后就睡了,男人没听到 方达明什幺信息,只能关注夏竹衣。电脑上显示的是夏竹衣的房间,回家后男人 就把蓝牙摄像头装在了夏竹衣房间的吊灯上。那个角度就跟男人偷听到的方达明 躲在屋顶木板上偷看方老爷子搞女人的角度一样。夏竹衣的房间只亮着台灯,光 线并不算明亮,但男人可以看清楚,夏竹衣没戴胸罩的胸部显得特别丰满,就算 平躺在床上也有明显的突起,尤其两个乳头顶在睡袍上,非常显眼。   夏竹衣躺在床上,左左右右翻了几个身,然后又坐了起来,靠在床头发呆。 她知道,今天晚上不自己解决一下是睡不着了。想到风度翩翩的初恋情人,想到 儿子的大肉棒,夏竹衣感到浑身燥热,将身上的薄被子掀到了一边,又将睡袍拉 到了小腹上面,露出紧致修长的双腿。   戴着耳机坐在电脑前的男人看得直流口水,美妇人的那双玉腿在屏幕上显得 特别白晰细嫩,那怕下午抱在手里的年轻的汤丽丽的大腿都没美妇人这幺漂亮。 看到露出的镶着蕾丝边的碎花内裤包着美妇人饱满的阴部,男人感觉到自己身体 的某个部份已经开始汇聚起他全身的带着淫荡因子的血液。再往上,再往上些! 男人在心里叫着,他想看到美妇人将睡袍全都翻到脖子下方,好露出美妇人两个 丰满的乳房来,但是美妇人却没有,她只是把睡袍扯到了小腹处,方便自己的一 只手伸进那包着她蜜穴的内裤里,另一只玉手却是隔着睡袍揉着她自己的乳房。   美妇人微闭着眼睛,幻想着她和初恋情人谢铭安在一起。那个时候的她是纯 洁的,从没想过和男人在一起还可以干那种事情。谢铭安也是很纯洁的,那个时 候他们最亲密的举动不过是牵牵手,就是那样,谢铭安也会脸红。   美妇人一边自摸一边想着过去的事情。只到和方达明结婚,美妇人才知道女 人只有被男人的肉棒插入了,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女人。那阵子,方达明几乎每天 都能让她高潮一两次。要不是后来发生的事情,她或许到现在都会和方达明开心 快乐的在一起。   坐在电脑前的男人两眼发直,他没想到偷看一个女人手淫会让他如此兴奋。 美妇人的大腿时而微微分开,时而交叠摩擦,伸在内裤里的那只玉手也时快时缓。 即便是在手淫,美妇人还是那幺优雅迷人,任何精美的雕刻艺术品,那怕是晶莹 的玉雕都会在美妇人性感而优雅的玉体前黯然失色。   床上微闭着眼睛的夏竹衣已经到了忘我的境界,幻想着她和谢铭安在某个公 园的树林里,也许是在某处山林里,她和谢铭安拥吻在一起。记忆中是有那幺一 次的,那是谢铭安收到大学通知书之后,她和谢铭安在老家的森林公园里爬山, 因为她有些累,其实当时是她装累的,谢铭安拉着她的手上山。如果不被别的游 人打断,那天她和谢铭安或许会亲吻,甚至发生其他一些更亲密的事情,比如说 抚摸……想到这里,夏竹衣浑身又是一阵燥热,手指插入阴道内用力揉着,雪白 的双腿夹紧了手腕。   「铭安……」夏竹衣轻声呢喃着,仿佛看到谢铭安将自己压在粗壮的树干上 狂吻,看到谢铭安撩起她的裙子,一只手像她现在这样揉着自己的乳房,另一只 手伸进了自己的内裤,像她现在这样抚弄着自己的蜜穴。   「嗯……」夏竹衣轻声呻吟着,想象中的谢铭安扒下了她的内裤,然后脱去 了他自己的裤子,挺着发硬的肉棒插入她淫水泛滥的阴道里。夏竹衣没见过谢铭 安的肉棒,在她脑海里出现的是儿子的大肉棒,自从那天医院看到儿子光秃秃挺 立着的大肉棒,这个场景就深深地印在她的脑海里,以至于她手淫的时候想到男 人的肉棒就会出现这一幕。刚刚还在抚摸她的谢铭安突然间又变成了帅气的儿子。   无尽的欲望在夏竹衣脑子里徘徊,无论她的手指如何努力都始终无法触及到 她内心深处的那团欲火。夏竹衣用力扭动着身体,好像身下的床单是一个男人, 揉着乳房的手掌也更加用力。美妇人的雪白而修长的双腿随着手掌抚摸自己的节 奏不断的变化着姿势,时而微微分开露出内裤底部饱满阴户的外形轮廓,时而又 交叠在一起轻轻摩挲,肉色的指甲油在镜头下闪烁着珍珠般的光泽,让整个画面 看起来唯美而淫荡。   男人的呼吸不知不沉间变得粗重起来,双眼紧盯着屏幕上的美妇人。虽然淡 蓝色的丝质睡袍遮住了美妇人的上半个身子,但遮不住美妇人那诱人的身体轮廓, 好像睡袍并不是用来包裹身体而是用来装饰美妇人迷人的身段的。尤其是美妇人 那柔软的乳房在她手掌的反复揉弄下呈现出来的各种形状,在丝质睡袍的映衬下 显得更加诱人。或许这就是偷窥能带给男人的最大快感,他看到了美妇人在自以 为无人知晓的情况下暴露出的她最真实的一面,风骚而淫荡!   就在男人以为他只能看到美妇人隔着睡袍抚摸乳房和伸入内裤揉弄肉穴的时 候,夏竹衣却是在床上极力扭动着身子,伸入肉穴的手指在蜜穴内不停划动着, 寻找着能触摸到她内心深处那团欲火的大门。裸露着的身体并没有夜晚的凉意而 冷却,反而又种火烧的感觉,夏竹衣知道她身体很多地方都开始冒汗了,尤其是 大腿间,弄得她手腕上都有种湿滑的感觉。美妇人知道光用手是无法泄掉心头的 那团欲火,她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光着脚跑到门边将房门锁上了。   在美妇人坐起来的时候,男人以为美妇人这样就结束了,这让男人有些诧异, 因为他没有看到美妇人有什幺高潮的表现,看到美妇人锁上房门,男人更是好奇, 因为之前美妇人手淫也没锁门,这次为什幺突然想到要锁门了呢?难道是上次忘 记了?就在男人胡乱猜想的时候,美妇人却是从床头柜的下层抽屉里拿出一个银 灰色的绒布袋子,袋子里装着的是一根水晶假阳具。男人恍然大悟,美妇人锁门 是因为她觉得用手指不过瘾,要用道具了,果然是个外表高贵,内心淫荡的骚货。   夏竹衣完全不知道她的一举一动全落在儿子的眼中,从布袋里拿出了那根水 晶假阳具。如同她是个极为精致的美人一样,她用的假阳具也是精巧之极,全身 晶莹剔透,棒身只有美妇人两根手指粗细,上面雕刻着不规则着花纹,可以让女 人用起来获得更多摩擦带来的快感,水晶棒的前端看起来只比棒身略为粗大一些, 看起来像龟头却是一个男子模样,雕刻得栩栩如生,和男人怪异的大肉棒相比, 这根水晶假阳具称得上是巧夺天工了。   夏竹衣躺在床上,将包着她饱满蜜穴的碎花蕾丝内裤褪到了膝盖处,让她的 私处裸露在空气中。另一个房间里的男人完全被美妇人娇嫩的私处给吸引住了, 这哪是一个四十岁生过孩子的妇人该有的蜜穴的,即便是年轻的女孩的蜜穴也未 必有美妇人这幺娇嫩。至少男人见过的汤丽丽的蜜穴就没美妇人这幺嫩,更别说 在旧工厂里碰到的那个神秘少妇了。也许只有处女的蜜穴才有这幺嫩吧,男人心 里想着,可他没见过处女的蜜穴长什幺样子。男人突然想起了江雪晴,那个把处 女之身给了他的女人,但他真不记得江雪晴的私处是什幺模样了。   夏竹衣拿着水晶假阳具在嘴边轻轻舔舐了几下,那样子无比媚惑,看得男人 几乎要喷血。要是美妇人到那几个木台上去表演这幺一出,一定会让全场的色狼 都尖叫,都充血勃起。   夏竹衣的阴毛很稀,只有阴蒂上方有阴阜上长着一小撮儿,且呈灰色,就像 没长老的嫩毛,不像普通人的阴毛黑得发亮。夏竹衣的玉腕正压在那一小撮阴毛 上,纤细的玉指正在揉弄着她的阴蒂,蜜穴已经变得很润滑了,两片小巧的阴唇 已经有了水光,嫩肉色的唇瓣如同养在清水里的贝肉那般晶莹,看起来几乎有些 透明了。   抚弄了会儿阴蒂,夏竹衣将舔湿了的假阳具顶在了她的蜜穴口,然后慢慢地 塞了进去,她又微微闭上了眼睛,细细感受着假阳具插入带来的那种带着些许清 凉的爽快感觉。夏竹衣一手隔着睡袍揉着丰满的乳房,一手捏着假阳具在蜜穴里 轻轻抽动,眼前又浮现出一个男人的影子,这个男人一会儿是初恋谢铭安,一会 儿又变成了曾经带给她无比快乐的方达明,一会儿又变成了儿子。夏竹衣啊夏竹 衣,难道你真的想要乱伦吗?美妇人暗自骂着自己。   「铭安,肏我……」夏竹衣想用自己的声音驱散儿子的影子,脑子里全力幻 想着她和谢铭安在山间的树林里做爱,幻想着儒雅的谢铭安粗暴地将她压在粗糙 的树干上,大手用力扯掉她身上的裙子,然后用力干她。   「哦……」夏竹衣轻声呻吟着,眼前粗暴的谢铭安突然又变成了年轻时的方 达明,幽暗的树林也变成了结婚时的新房,新婚的丈夫抱着她柔嫩的身体冲刺着, 将她从少女变成了少妇,那种疼痛中带着的酥麻的快感让她终身难忘。「哦… …达明……用力……」夏竹衣忘情地呻吟着,张开的双腿弯曲起来,抬高的蜜穴 被嵌在吊灯上的镜头拍摄得更加清楚。   耳边是听了让人欲望贲胀的呻吟,屏幕上是看了让人难以自持的画面。看着 那水晶假阳具在美妇人被淫水浸湿的诱人的娇嫩肉穴里不断抽出插入,男人忍不 住将手压在了将宽松的大短裤顶得老高的肉棒,轻轻地摩擦起来。要是那根水晶 棒变成他的大肉棒该有多爽啊,从这一刻起,男人有了占有美妇人的强烈欲望, 那管美妇人是他现在的母亲。   夏竹衣终于感到心头那团欲火被她打开了,就在她幻想着儿子的大肉棒插入 她身体的时候,那团欲火从她的小腹顺着她的阴道往外涌。「哦……玉龙……快 点……」反正只是幻想一下又有什幺关系,又没有人会知道。夏竹衣呻吟着,加 快了手上的动作,让体内的那团火在儿子肉棒下湮灭。终于,夏竹衣喘着粗气躺 在床上不动了,抽了几张纸巾压在水晶棒的周围,良久才慢慢把沾着她淫水的水 晶棒从晶莹如玉的唇瓣里抽出来,原本就透明的水晶棒沾满了美妇人的淫液,如 同裹上了透明的树脂在灯光下散发着银亮的光泽。夏竹衣烧红了脸躺在床上看着 手里的水晶棒,为什幺老是会想到儿子的大肉棒呢才会这幺舒服呢,难道就是因 为自己对儿子的大肉棒印象太深刻了吗?   知道美妇人已经完了,男人也没了打飞机的心思,盯着自己怪异的肉棒自言 自语道:「今天已经晚了,只能让冷毛巾陪你了,明天带你去吃肉。」想起汤丽 丽娇小而火辣的身体,男人脑子里突然闪过「炮友」这个词。对他来说,汤丽丽 却实是个不错的炮友。   卫生间里,男人用冷毛巾裹着他的大肉棒让自己冷静下来,却又时刻注意着 倾听着美妇人房间里的情况。竟然幻想着跟三个男人性交手淫,真是个骚货,应 该怎样搞定个外表高贵,内心淫荡的骚货呢?不知道骚货嘴里的铭安是谁,也许 是她的某个姘头吧。   夏竹衣拿着假阳具开门,突然发现卫生间里有人,夏竹衣立刻回头将假阳具 放了起来。儿子搬过来住了,这个卫生间不再是她一个人使用,一切要注意,万 一让儿子发现什幺就糗大了。夏竹衣这样告诫自己,却不知道她今晚所做的一切 全被儿子看在眼里,而且这个「儿子」对她的身体产生了强烈的欲望。   「玉龙,你还没睡啊。」男人从卫生间出来,夏竹衣跟男人说话。男人穿着 有弹性的棉质背心和大短裤,露出胸部的肌肉线条,被一个女人来说,男人的这 种线条很有诱惑力的。   「嗯,刚上了会儿网,正准备睡呢。」男人的目光从美妇人身上扫过,光滑 的丝质睡袍勾出了美妇人性感的胸型,连乳头的样子也隐隐可见。就是不知道手 淫之后睡袍里面有没有穿内裤,男人很想把美妇人的睡袍掀起来一探究竟。   夏竹衣则注意到男人裸露的肌肤上的疤痕变淡了很多,尤其是有几处她明明 记得是缝了针的,出院的时候还像蜈蚣爬在上面一样,现在却没那种肌肉外翻的 样子了。夏竹衣忍不住摸在儿子的伤疤上说道:「玉龙,你的伤疤变淡了好多啊, 我看都不用做什幺整容了。别的伤疤呢,让我看看。」美妇人急急地卷起了男人 的背心,看到男人身上的伤疤也全是只剩下白色的印痕,像多年的老伤一样。   「嗯,我恢复的比别人快。」闻着美妇人身体的香味和手淫过后特有的味道, 男人心里痒痒的,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起来。美妇人给男人拉好了背心,突然也 意识她是个女人,虽然是男人的母亲,但却是个性感的女人,而儿子却经不起诱 惑,要不然儿子又要憋得难受了。「玉龙,早些睡吧,别再上网了。」美妇人说 完就进了卫生间。   卫生间里,夏竹衣一阵的脸烧。因为刚才手淫的时候就是想到了儿子的大肉 棒才有那幺强烈的高潮。夏竹衣指着镜子里的俏脸说道:「夏竹衣啊夏竹衣,你 真是不知羞!」   房间里的男人呆呆的看着电脑,美妇人的房间空荡荡的。男人想关了电脑睡 觉,美妇人却回到了房间。男人想看看美妇人睡觉的姿势就没关掉,这时候夏竹 衣的手机响了,男人立刻又戴上了耳机。   夏竹衣正准备睡觉,却接到了谢铭安打来的电话,夏竹衣问谢铭安有什幺事 情,谢铭安说他不打这个电话睡不着觉。夏竹衣知道谢铭安的意思,他还在想着 她。   「铭安,这幺晚了,我们该睡了。」   「竹衣,我想见见你,明天有空吗?」   「明天中午我有空,十二点半我请你到北环路的春秋茶社喝茶。」夏竹衣也 怕自己一时冲动,跟谢铭安发生些什幺,所以选择明天的空余时间和谢铭安见面。   看到美妇人熄灯睡觉了,男人才关了电脑。春秋茶社喝茶?这个铭安究竟是 何许人,明天不就知道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