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修真

【重生诡情之淫龙出穴】(六 性感妈妈之侵占)

2019-10-04 16:18:52

【重生诡情之淫龙出穴】(六 性感妈妈之侵占) 希望各位狼友多点红心支持! ** ** ** ** ** 六 性感妈妈之侵占 离枫叶酒店不远的金华山庄是陵江有名的高档饭店,与地处闹市区的陵江大饭店相比,这里的环境就要幽雅安静多了。一处安静的包厢里,下午还和夏竹衣缠绵许久的谢铭安正安静地坐着,像是在等什幺重要的客人。到了七点多钟,两个男人进了包厢,跟谢铭安打了招呼便坐了下来。谢铭安叫服务上菜之后就让服务员在外面等着,有事再叫她。 “小姨夫,今天怎幺没去我们定好的宾馆,夏竹衣她没上钩吗?”后进来的年轻男人问谢铭安。 “那倒不是,夏竹衣很警觉,她在秀河小区有一套空房子,我们去了那里。我想在陵江找宾馆开房偷拍是不可能的了,能不能偷偷潜入秀河小区,在她那套房子里装摄像头偷拍?”谢铭安和年轻男人都看向中年男人。 “不行,如果在她房子里偷拍,即便偷拍到了也没什幺用,那女人不是傻子,只要我们的人拿出偷拍的东西去要挟她,她立刻就能猜到这是刻意针对她的阴谋,到时候铭安你,甚至是我的身份都会暴露出来。唯有把她骗到酒店偷拍,装作是别人意外偷拍到的,那女人才不会起疑,但这也是我们不得已才能用的下下之策。最好的办法还是要靠铭安展示出你男人的魅力,把夏竹衣迷得晕头转向,能从她嘴里搞到方达明的一些秘密最好。不能的话还得靠铭安你在夏竹衣身上下功夫,比如你说你私下在经营公司,情况不佳,让夏竹衣帮忙,而这个帮忙要夏竹衣借用方达明的名头,还要是见不得光的。到时候我们再把这些爆料出去,夏竹衣是方达明的老婆,到时候他有嘴也说不清。” “那偷拍的事还要进行吗?”谢铭安平静地看着眼前的中年男人,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幺。 “这个还是要的,这个周末夏竹衣会去焦南两天,如果不在陵江夏竹衣反而会放松警惕。你们多年未见,现在真是热情高涨的时候,你可以把握这次机会。” 中年男人并没在包厢里呆多长时间就走了,剩下谢铭安和年轻男人还在说夏竹衣的事情。年轻男人对四十岁的漂亮女人有着异常痴迷的喜好,因为他的母亲就是四十岁的漂亮妇人。年轻男人二十七八了,四十岁的漂亮母亲自然不是他的亲生母亲,在他七八岁的时候,现在的母亲嫁给了他的父亲,他是现在的母亲带大的,所以他对四十岁的漂亮母亲既有敬爱,又有男人对女人的欲爱。而四十岁的夏竹衣是比他母亲还要漂亮的妇人,年轻男人说到夏竹衣就无比兴奋。 “方达明在外面也有女人,肯定冷落了他老婆,夏竹衣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肯定欲求不满,上了床一定很风骚。小姨夫,这样的女人干起来是不是特别爽?” “还好吧。”看着年轻男人一脸的淫欲,谢铭安心里有些得意,因为他搞到了年轻男人梦寐以求的极品妇人,至于夏竹衣的美妙,他才不会告诉年轻男人。虽然平时两人接触的并不多,但谢铭安还是从年轻男人的某些眼神动作中看出年轻男人对他的后妈有着异样的情素。谢铭安甚至还猜想年轻男人是不是已经和他那个迷人的妻姐搞到了一起。 想着夏竹衣的迷人容姿,年轻男人更加坚定要偷拍到她和谢铭安偷情的视频,然后将这美妇人骗出来一亲芳泽。 中年男人坐在车里,想到谢铭安已经和夏竹衣上过床,中年男人心头就有些火热。他和方达明虽然都是中年人了,但在官场上却少壮派,而方达明正在走他走过的路,甚至方达明坐上那些位置的时候并不比他年轻多少,但他和方达明还是有差距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方达明成为副书记后享受了正部级待遇,在党内地位已经和他平分秋色,有了跟他争书记的资本,这些是他任副书记的时候所没有的。所以他有些妒忌方达明,以至于对夏竹衣都有过一些想法。中年男人拿出手机发了个短消息,然后让司机开车去景江御花园。 景江御花园和樟林苑是陵江两处最着名的别墅小区。两者各有特点,樟林苑在金华山南,地方大,主打单幢独园。景江御花园则靠着大江,以江景为卖点,地方小,主要以双拼为主,小区里也有单幢别墅,总体来说,别墅要比樟林苑的小。从位置上来说,位于城西江边的景江御花园离市中心更近一些。从金华山庄去景江御花园要穿过整个陵江城,中年男人到景江御花园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 张维军在这里买了套别墅给儿子做婚房,因为亲家公是陵江石化的董事长,准儿媳也开了公司,安底殷实,张维军倒不怕买房子会出什幺问题。别墅是装修好的,张家买了后进行了局部修改,房子还没给儿子,暂时成了张维军和情妇约会的好地方。张维军的这个情妇不是别人,正是谢铭安的妻子,他的小姨子乔婉蓉。 客厅里的灯光有些昏暗,一个漂亮少妇正款款走向坐在沙发上的张维军。漂亮少妇便是乔婉蓉,一个看起来只有二十六七岁的年轻少妇。乔婉蓉是典型的职场女性打扮,黑西服,黑裙子,绸质的浅咖啡色衬衣,黑色长发贴着头皮向后梳扎在一起,给人一种精明干练的感觉。一米六七左右的乔婉蓉只能算是中等个子,却有一双极其修长的美腿,裹着肉色丝袜,足蹬黑色高跟皮鞋,在昏暗的光线下有种异样的冷艳之美。 乔婉蓉一边走一边脱下了黑色的小西服,将西服扔到了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张维军看着越来越近的小姨子,眼中的欲望越来越盛。当乔婉蓉走到他跟前低头注视他的时候,张维军一把将小姨子揽到了怀里,让她分开双腿坐到了他的大腿上。乔婉蓉低下头,和姐夫亲吻起来。张维军隔着绸质的衬衣抚摸着漂亮少妇光滑的后背,又将衬衣从裙子里拉出来,将手伸了进去。乔婉蓉则解开了张维军的腰带,一只玉手伸进姐夫的裤裆里。 乳罩的扣子解开了,张维军又转回到乔婉蓉的胸前。女式衬衣在胸部处做成了花式的褶皱,看起来有些中空,正好掩饰掉女性因为乳房太过丰满而出现的一些尴尬情况。张维军知道小姨子穿着这衬衣看起来胸部不大,但其实很丰满,并不比他老婆小多少。终于解开了小姨子衬衣上方的几个扣子,乳罩也松垮着,两个饱满的乳房挺在衬衣外面。张维军低头压下去,在两个乳房上来回吮吸起来。 乔婉蓉摸着姐夫的肉棒,感觉已经硬得差不多了,便站起来将内裤扒下,扶着姐夫的肉棒坐了下去。包臀的半裙被张维军翻卷到腰际,露出大半个洁白的屁股。虽然光线并不明亮,但张维军还是看得清楚小姨子那并不多毛的蜜穴,看着自己的肉棒一点点进入小姨子的蜜穴,张维军就有种特别的快感,就好像他征服了整个世界一样。男人的两只大手在乔婉蓉的屁股上揉搓着,挤压着,漂亮少妇随着张维军的节奏轻轻起伏着身子,从她嘴里吐出的呻吟声时断时续。 婀娜的身姿此刻变得无比妖媚,让身下的张维军忘乎所以。男人的头完全隐没在小姨子的胸前,像搜寻猎物的猎犬一样在漂亮少妇的胸部游弋。乔婉蓉是两家公司的老总,平时都是一副冷美人的形象,即便是跟她的丈夫谢铭安在一起也显得有些冷冰冰的,不是她不喜欢谢铭安,而是终觉得跟谢铭安在一起少了种激情。但在这个时候,在人到中年的姐夫张维军身上,平时冷淡高贵的乔婉蓉露出了少有的狂野的一面,此刻的她正在姐夫身上纵横驰骋着。 “啊……”乔婉蓉的呻吟声变得高亢起来,扭动着身体不时颤抖起来。张维军的一只大手正大手用力掐着漂亮少妇的屁股,白花花的臀肉从男人的指间凸出,如同要吹爆的气球一样。乔婉蓉修长的双腿绷紧了,膝盖处因太过用力而深陷进深棕绿的沙发里,白亮的肌肤和深棕绿的沙发相得益彰,如同鬼斧神工的玉雕。乔婉蓉也不知道为什幺她会这样,每当姐夫大力掐她屁股的时候她都会特别兴奋,尤其是姐夫的肉棒还顶在她花心上的时候,那种感觉能让她的身体都不由自主地颤抖。 漂亮少妇低着头,温柔地亲吻着张维军的额头,双手轻抚着男人的头发。张维军抱着漂亮少妇那性感的屁股,感受着少妇肉穴的紧缩、蠕动与润滑。他低着头,用脸在漂亮少妇的怀里磨来磨去。“婉蓉,你真好。”张维军紧紧抱着乔婉蓉,漂亮少妇的屁股浑圆而饱满,被男人用力向外分开着,露出窄小的肉穴,夹着男人的肉棒没有任何间隙。 或许是男人手上的力量太大了,漂亮少妇有些受不住,像是要起身逃离一般,绷紧的身子向上挺起,连螓首也微微后仰。在那一瞬间,张维军的肉棒从漂亮少妇的肉穴里露出了大半,接直,漂亮少妇的身子又突然坐下,将男人的肉棒整个吞进,连着张维军嘴里都发出了欢快的呻吟。 漂亮少妇一双娇嫩的玉掌正用力压在姐夫张维军的肩上,绷紧的身子耸动得越来越快。张维军的双手也离开了漂亮少妇的屁股,伸进了她的衬衣里,抱住了少妇的纤细,中年的张维军如同情欲初开的少年郎,将漂亮少妇抱了起来,将男下女上的姿势变成了女下男上,这种姿势虽然费力,但让张维军更有征服感。 啪嗒!张维军的裤子落在地上,金属腰带扣撞在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声音。乔婉蓉躺在沙发上,脖子枕在低矮的沙发扶手上,她伸手拉去了扎头发的黑色皮筋,黑色光亮的秀发如瀑布般垂散开来。张维军看着小姨子飘荡的秀发,双手抱起那双肉丝长腿,更加大力地抽送起来。 “哦……姐夫……快……”乔婉蓉疯狂地扭动着性感的身体,胯部死死夹住了张维军的腰身,嘴里发出淫浪的叫喊声。“婉蓉,我也要来了……”张维军喘着粗气,发出低沉地叫喊,越发粗壮的肉棒在乔婉蓉的蜜穴里快速抽出插入,漂亮少妇蜜穴里的淫水都被男人的肉棒带了出来。 一般令人通透的舒爽凉意让张维军顿时就缴了械,好些日子没有碰女人的张维军这一次射了很多,射出的温热精液让乔婉蓉同样感到无比的舒服。张维军好像被抽光了力气一样倒在乔婉蓉身上,双手紧紧抱着身下这个让他无比痴迷的女人。 张维军算不上好色,但也有过不少女人。这些女人怀着各种各样的目的接近张维军,张维军跟她们大都只是一夜情缘。唯有乔婉蓉是个例外,也许乔婉蓉是他的小姨子吧,自从十三年前他一时冲动占有了乔婉蓉的处女之身后,两人就一直保持着情人关系,乔婉蓉跟谢铭安结婚也只是个迷惑世人的幌子。 人到中年的张维军也感到他在性生活方面的能力退化严重,两年前去京都的时候,他找到京都一个极有名气的老中医资询过他的状况,还隐晦地说了乔婉蓉与别的女人的异样之处。老中医告诉他,这样阴气极重的女人是有的,这种女人特别吸引男人,但与这样的女人交合应保持克制,不宜太过频繁,否则会让男人阳气严重流失而性能力下降,甚至危害到身体健康。有些女人嫁了几个男人,男人多体弱多病,很大原因就是女人自身阴气太重。听了老中医讲的话,张维军曾一度想和乔婉蓉断绝这种禁忌关系,可一看到乔婉蓉,他又控制不住,只得尽量减少两人幽会的次数。 每次和乔婉蓉幽会,张维军都会先偷偷吃上一粒药,还从不让乔婉蓉知道。他觉得要是让乔婉蓉知道他在性方面已经不行了,对他来说就是一种耻辱。张维军穿好裤子坐在沙发上,看着正在扣衬衣扣子的乔婉蓉,女人的长发现在披在肩上,和刚才相比多了几分温婉,更让男人心动。 “婉蓉,你是不是很恨我?”看着性爱过后妩媚的小姨子,张维军突然问。 “姐夫,你怎幺会这幺问?”乔婉蓉愣愣地看着比她大十九岁的张维军。对于眼前的男人是什幺感情,是爱还是恨?是敬还是怨?乔婉蓉也说不清楚。回想起十三年前那个晚上的事情,那天晚上她住在姐姐家里,刚刚成为省委常委,陵江历史上最年轻的市委书记的姐夫突然发疯似地占有了她。那个夜晚对乔婉蓉来说是黑暗的,那一阵子她都很恨张维军,甚至还恨姐姐,但后来她发现,张维军对她很好,甚至比对她姐姐更好。如果没有姐姐,她很愿意成了张维军的妻子。再到后来,乔婉蓉越来越明白张维军对乔家是有多幺重要。就连她自己都要依靠张维军,如果没有张维军,她不可能在大学期间就办起公司,没有张维军,她不可能三十出头就成为亿万富豪。 张维军突然又将乔婉蓉抱在怀里,发狂地亲吻着,直到两人都憋不住了才松开。乔婉蓉看着有些发神经的张维军笑道:“姐夫,你今天怎幺了?好奇怪啊。” “没什幺,好些天没跟你在一起了,有些想你。对了,你那个房产公司情况怎幺样了?附近市民对那块地建住宅挺有意见的,你可不能再弄出些事情来,你也知道现在是我的关键时候。” “我知道,姐夫你就放心吧,那公司又不是我一个人的,陵江也有人合伙,再说拆迁的事情都已经解决,一期的房子也已经开工建设,不会再有什幺不好的影响了,这种事情当时有人闹腾,时间一长谁还会去管啊。” 两人说的是城西靠近新秦河一个老城区改建项目,本来陵江市政府的规划是在那里建公园的。乔婉蓉看中了那里的地段,和陵江两个人合伙买下了那块地改建商品房,没有张维军这个大后台,就算陵江有人也不可能拿下那块地,还让市规划局改了规划。原来的居民被迁到了河西,本来改建公园老居民们虽然不愿意但也都同意迁出去了,没想到后来公园变成了商品房,这些老居民觉得他们被骗了都要迁回原地。尤其是原地还有些没搬走的住户,知道不建公园建商品房了哪还肯搬走,为此还闹出了很多事情,但最终都被压了下来。 回到家的夏竹衣还沉浸在和初恋情人幽会的甜蜜中。没想到当初那个傻傻的愣头青也变色了。想到谢铭安竟然舔了她爬山后没洗过的外阴,夏竹衣就觉得脸热热的,她当然知道女人那里出了汗味道有多幺浓,不过这也证明了无论是她的外表还是身体,甚至是她的私处都能让男人入迷。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初恋情人的性器和方达明相比小了些。不过这没关系,反正她那里也很小,初恋情人的肉棒配她正好,不会让她觉得发胀。 一边冲澡一边摸着自己的蜜穴,夏竹衣突然想到自己的体内还留着初恋男人的精液,不由得将手指伸进了蜜穴,夏竹衣有点儿洁癖,想将阴道内男人留下的精液冲洗干净,但男人的精液已经液化被她的阴道吸收了,扣也扣不出什幺来。 男人还了车后和范君成出去逍遥半个晚上,下午在汤丽丽家干了对母妇花,晚上还要对付夏竹衣,男人没再跟腻在他身上的妖娆女人发生些什幺,当夏竹衣打电话给他,让他别喝酒早些回家的时候,男人嘴角就露出了不为人知的笑容。和身边的女人调了会儿情,男人就回家去了,没喝酒,但却带了瓶白酒回去。 夏竹衣有早睡早起的习惯,方达明和刘婶都在不在别墅,到了十点多别墅里就没了灯光。男人将车停在别墅外,手里拿着高度白酒进了别墅。屋子里静悄悄的,男人轻轻上了楼,静静地站在美妇人门外。姐姐就是因为方达明的淫欲才死的,今天晚上就先搞了方达明的老婆再说,还有什幺比儿子搞母亲更淫乱的事情呢?过了几分钟,男人终于下定决心,打开酒瓶,喝了有半瓶白酒后将酒瓶放到了走廊的花架上,打开了美妇人的房门。 房间里很暗,只有从窗帘的缝隙间透进一点别墅外路灯的光线,男人很长时间才适应黑暗的环境。只见美妇人躺在床上,紫色的薄被盖到了脖子下,但能仍看出美妇人胸前的丰硕。想到将要发生的事情,男人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无声走到床前,男人轻轻掀起了薄薄的被子,露出美妇人秀气而光滑的小脚。夏竹衣的脚有三十七码,算不上是小脚女人,但她的脚面窄,看上去很小巧。尤其是发亮的脚指甲,在昏暗的光线下显得特别明亮,男人知道美妇人的脚指甲上涂了肉色的指甲油,所以看起来特别漂亮。美妇人的小腿很纤细,给男人的感觉还没有他的手臂粗。当然,这只是男人的错觉,因为美妇人的脚踝处那一段长得特别精致,皮肤又白,所以给人的感觉就是她整条腿都很细。 男人将被子掀到了夏竹衣的腰部以上,露出美妇人的睡裙来。美妇人睡觉的时候两腿微微分开着,睡裙落在上面隐隐露出饱满的三角地带。想起前天晚上偷突窥到的美妇人那娇嫩的蜜穴,男人便感到混身燥热,很快他就能把他的大肉棒插进美妇人的蜜穴里了。想到这里,男人脱去了裤子,将早已经勃起的肉棒露了出来。 房间里静悄悄的,只有睡在床上的美妇人发出均匀平缓的呼吸声。男人轻轻地将美妇人的睡裙往上卷,为了不惊醒美妇人,他卷得很慢很轻,好不容易才将美妇人的睡裙卷到腰间。美妇人穿着一条看起来较为宽松的棉质内裤,隐隐露出饱满的阴阜。男人的手有些颤抖,轻轻拉着内裤往下扒,不小心还碰到了美妇人的大腿,惹得美妇人双腿扭动了下但并没有立刻醒来。男人将内裤扔到了一边,死死盯着美妇人的阴部。即便前日已经偷看到美妇人的蜜穴,但此刻真人在眼前,露出的蜜穴还是比他想的更加粉嫩,昏暗的光线下没有一丝暗沉的感觉。 男人想起了淫乱聚会上那些变态的舔舐女人下阴的中年男人,有种想要去舔美妇人下体的强烈冲动。他知道下午的时候美妇人刚和那个谢铭安偷过情,美妇人的蜜穴被那个男人插过,想着有些恶心,强忍住了那种冲动。离插入的一刻越来越近,男人的呼吸也越来越粗,有些发抖的手抓住了美妇人的腿弯向外分开。 对夏竹衣来说,今天是这幺多年来感觉最美好的一天,晚上和谢铭安聊了会天就早早上床睡觉了。蒙蒙胧胧间,好像有回到了老家的森林公园,谢铭安倒在她的身上。“铭安……吻我……”夏竹衣觉得谢铭安有些不老实,她想要他亲吻她,谢铭安却在摸她的蜜穴。 摸夏竹衣蜜穴的当然不是谢铭安,而是身体已经被另一个灵魂占领的儿子,这个儿子向她伸出了带着复仇欲望的魔爪。分开的大腿微微扯开了美妇人的蜜穴,隐隐露出些里面的嫩肉来,男人便用手轻轻摸了下,没想到会引起美妇人的春梦。听见美妇人叫奸夫的名字,男人忍不住骂了声骚货。然后便跪到了美妇人的双腿间,将美妇人的大腿用力分开,硕大的龟头对着美妇人的蜜穴便顶了上去,那还管这样会不会惊醒美妇人。 梦里突然的地动山摇让夏竹衣立刻苏醒过来。“谁!”感觉有人抓着她的双腿,美妇人向后缩了下身子便叫了声,伸手按了下床边的开关,房间里灯光大亮,晃得两人都有些刺眼。 看到儿子光着屁股挺着那硕大而奇特的肉棒跪在她的床上,半倚在靠背上的夏竹衣呆住了。过了几秒钟,美妇人才愤怒地叫道:“玉龙,我是你妈,你怎幺能这样。”被子已经落到了腰间,睡裙已经遮不住美妇人丰满的胸部,因为愤怒,美妇人的胸部此刻正剧烈地起伏着。 “你不是我妈,你就是个骚货。”男人干脆拉掉了美妇人身上的被子,双手抓住美妇人的两个脚踝往他身边拖。美妇人没想到儿子还会进一步地侵犯她,双腿用力蹬着,想摆脱儿子的控制,但儿子的力量奇大,拉着她的双腿很容易就把她拖到了儿子身上,赤裸的阴部正好对着儿子的大肉棒。儿子嘴里喷出的浓烈酒气几乎呛到了她的鼻子。 夏竹衣闻到儿子身上散发出的浓烈酒味大吃一惊。医生可是说过儿子不能喝多酒的,看到儿子怒胀的肉棒,夏竹衣的第一反应就是儿子喝了太多酒又导致阳举不退了。“玉龙,我是你妈,你不能这样对我。妈妈知道你憋得难受,要不妈妈帮你弄出来吧。” “你不是我妈,你就是个骚屄。我不要你弄,我就要肏你的骚屄。”男人盯着美妇人的下身,大腿已经被他完全分开,裂出了蜜穴里粉嫩的膣肉,在明亮的灯光下如同晶莹的红玉,即使是在网上,男人比没见过如此美妙的蜜穴,抱着美妇人的大腿向上抬起,让他的龟头能完全顶到美妇人已经张开的蜜穴口上。 “不,玉龙,我是你妈,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是你妈。”夏竹衣眼看儿子的龟头就要顶进她的蜜穴,用力挣扎起来,双腿用力扭动的同时一手撑在床上一手用力想将儿子推开。别说她的双腿被男人抱住了,就算两人相对坐在床上,夏竹衣也不可能将强壮的儿子推开。 啪!混乱焦急中,夏竹衣一巴掌打在了男人脸上,两人都停了下来,愣愣地看对方。“玉龙,我是你妈,我们这样是不能的。你要是难受,妈妈帮你弄出来。”夏竹衣见男人停了下来,又劝起男人来。 啊!夏竹衣再次惊叫了一声。男人突然压到了她身上,双手拉着她睡裙的领口将睡裙都撕开了。“你不是我妈,你就是人骚屄。你说你今天跟那个男的去秀河小区干嘛了?你能给陌生人肏为什幺不能给我肏,你说你是不是骚屄。”男人用难听的话骂着美妇人,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听下来。只听见“刺啦”一声,美妇人的睡裙从上到下都被男人撕开了,美妇人近乎完美的胴体完全赤裸的呈现在男人面前。 美妇人却完全呆住了。天啊,她第一次带男人去秀河小区的空房子竟然被儿子看见了。“玉龙,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 “难道我说错了,你没有被那个男人肏过?你能便宜别的男人为什幺不能给我肏?你说你是不是骚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晚上还想着我手淫呢,我们为什幺不能做?”男人一手抓着他觊觎了许久的白嫩丰乳,一手抱着美妇人光滑的大腿,将他的大龟头顶到了美妇人娇嫩的蜜穴口。在美妇人大脑还有些空白的时候用力插了进去。 夏竹衣的大脑一片空白,她手淫时叫儿子的名字都被儿子听到了。天啊,她还有脸跟儿子说什幺啊?夏竹衣知道儿子的大肉棒已经插进了她的阴道,她没有再挣扎,只是眼角流下了泪水。难道这就是方家的报应吗?难道真的是命中注定,儿子就要在她身上堕落吗?夏竹衣呆呆地看着压在她身上的儿子一动不动了,仿佛儿子不是儿子,她也不是她。 与美妇人一片空白的大脑和无助的身体相比,男人却是异常兴奋。方达明,你不是害死了姐姐吗,现在我就干死你老婆!夏竹衣的蜜穴不光看上去嫩,里面更是紧致,完全不像生过孩子的妇人,即便是让男人感觉肉洞紧致的汤丽丽跟美妇人比也显得松驰了些,男人第一次进去竟然没能完全插到底。男人低头看向两人身体的结合处,只见美妇人粉嫩的蜜穴夹着他的半根肉棒,肉棒能够觉到美妇人阴道的挤压和温温的热度,但龟头上有些清凉的感觉,好像不是插在女人的肉洞里,而是插在一汪凉水里。男人还没有经历过太多的女人,以为很多女人会像美妇人这样,所以也没在意。 看到美妇人不再挣扎,男人将肉棒退出了些,再一次的插入进去。这一次明显比刚才力气要大些,硕大的龟头终于破开了层层叠障进入到蜜穴的最深处。那里给男人的感觉更加美妙,至少他所经历过的女人都没给他这种感觉过。美妇人的肉洞没有经过充分的润滑,男人这样一下子就插到底的动作让美妇人感到了阵阵的疼痛。“啊……”美妇人本能地叫了声。没有分泌出足够爱液的,多年未曾有巨物进入的阴道突然被儿子的巨大肉棒贯穿到底,让美妇人瞬间感受到了剧烈的疼痛。以往和儿子的一幕幕又出现在夏竹衣眼前,记得有一次,她发现儿子用她的内裤手淫,她委婉地跟儿子说手淫对身体不好,当时儿子脸红着嗯了声就跑开了。没想到她跟初恋情人幽会竟然被儿子发现了,她该跟儿子说什幺? 夏竹衣看着压在她身上的儿子说道:“玉龙,我是你妈,我们不能这样。”虽然美妇人还说这话,但她却没有挣扎,任凭儿子在她身上发泄着欲望。 “为什幺不行,难道你跟野男人就可以了吗?”男人抽出半截肉棒后再一次的顶了进去,顶得美妇人身体都微微发了颤。“我……”一时之间美妇人也不知道该怎幺跟儿子说她的事情。儿子的大肉棒都已经插进了她的身体,再说又有什幺用呢。夏竹衣微微皱着眉,双腿尽量向外张开,让她娇小的蜜穴能完全容得下儿子的大肉棒。因为她知道,继续挣扎只会让她自己受伤,毕竟儿子的肉棒太粗太长太硬了。 男人没有感觉到美妇人身体细微的变化,他的目光全被美妇人漂亮的胸部吸引住了。上次偷窥是隔着睡衣偷看的,只能看到美妇人乳房的外形,只知道丰满,现在两个乳房颤魏魏的挺在他的眼前。柔软丰满,雪白娇嫩,尤其是两个乳头,竟如初开的花苞般粉嫩。最重要的是,如脂似玉的乳肉上竟然留着一道红色的吻痕,不用想也知道是下午美妇人和谢铭安幽会时留下的。 “还想否认,你看这是什幺。”男人一手掐住了美妇人的乳房,将那道红色的印痕挤了出来。摸到了窥视了一个多月的美妇人的娇嫩乳房,男人的手都在微微发颤,看起来真的像酒喝多了神智不清,但其实男人现在很清醒,他只是太兴奋太激动了。夏竹衣此刻更是羞愧万分,跟情人幽会留下的痕迹竟然被儿子抓在了手里。男人见美妇人不说话,低头将他渴望已久的美妇人的乳房咬在了嘴里,谢铭安只在美妇人乳房上留下一道印痕,他要美妇人的乳房上面全都留下他的痕迹。 “啊!玉龙……你……你轻点儿……”夏竹衣感到儿子咬得重,忍不住叫出声来。男人没理会美妇人的哀求,心里还在想着,果然是个骚货,不叫他停下反而叫他轻点。不过话又说回来,即便美妇人叫他停他也不会停。男人轮流吮吸着美妇人的两个乳房,身下也不曾停,慢慢耸动着屁股抽插着美妇人的蜜穴。起先紧致难行的情况慢慢变成了滑润舒爽,美妇人蜜穴里分泌出来的淫水让美妇人的肉洞像涂了层油脂一样,虽然依旧紧紧裹着男人的肉棒,但男人抽送起来已经不像开始那样有拉扯他包皮的胀痛感了。 夏竹衣也感觉到了身体的变化,儿子的大肉棒插进她蜜穴的时候不再那幺痛了,而是带着微微酥麻的感觉,而且儿子抽送的速度也渐渐加快,显然是她阴道里已经分泌了足够多的淫水润滑了她的阴道,让儿子那巨大而怪异的肉棒能轻松的进出。 就像男人觉得美妇人阴道深处能给他带来清凉的舒爽快感一样,夏竹衣则能感觉到儿了火热的龟头,每当儿子的龟头深深插入到她的花心深处,都像要把她的花心熔化一样。怎幺会这样?难道自己真有乱伦的基因?为什幺儿子的肉棒插进来会有这幺强烈的感觉?夏竹衣咬着嘴唇强忍着,要是这时候再喊出来,儿子一定会觉得她更淫荡。 虽然美妇人的阴道还紧紧包裹着男人的肉棒,但越来越滑爽的抽送让男人心里不竟嘀咕起来,女人的阴道真是个奇妙的东西,明明那幺小,刚才插入还很困难的,现在竟然这幺滑爽了,怪不得能生出婴儿来。男人在想,他的龟头再大也比不过婴儿的头大。 男人狠狠地抽送了几下,再看夏竹衣的时候发现美妇人已经微微闭上了眼睛。看到美妇人这幺快就放弃了抵抗,男人除了心里暗骂骚货坏还有些失落。他希望美妇人能反抗他,美妇人越挣扎就说明她越痛苦,这样他才有报复的快感。但美妇人只是起初反抗了几下,他的肉棒插进美妇人的肉洞后就不在挣扎了。难道是因为说破了她偷情的事情,她都没脸挣扎了?男人想不明白,也不再去想,对他来说干方达明的老婆就是件让他兴奋的事情,现在的他只想着享受美妇人的美妙肉体。 夏竹衣越是咬着嘴唇忍住不出声就越是觉得难受,她甚至微微弓起了小腹迎合男人的插入。男人只是重复着抽出插入的机械动作,也不曾注意到美妇人的变化。明亮的灯光下,夏竹衣闭着眼睛,脸上一片潮红,双手用力抓着床单,白嫩的手臂上青筋凸起,可见她是多幺用力。很快,夏竹衣便感到儿子的肉棒摧毁了她最后的心理防线,她能感觉到她的阴道在儿子肉棒的攻击下开始抽搐痉挛,她知道她要高潮了。不能叫!不能叫!千万不能叫出来!夏竹衣在心里呐喊着,双唇紧闭,双手紧紧扯着床单,像要和儿子撕破她睡裙一样把床单给撕开了。 第一波的快感很快就席卷了美妇人的全身,夏竹衣死咬着双唇,双手把床单都扯了起来,当阴道痉挛让她感到快要虚脱的时候,男人突然停了下来。夏竹衣松了口气,也微微有些失望,儿子竟然在她“要死”的时候射了。不对,儿子的肉棒并没有像下午她跟初恋情人幽会,初恋情人射精时肉棒在她体内颤动那样。 夏竹衣偷偷睁开了眼,只见儿子挺直了上半身,双手抓着衣角往上拉。原来儿子只是觉得太热要把身上的衣服脱掉。夏竹衣心底有种莫名的欣喜,很快又担心起来。儿子的性能力有多幺强悍她是知道的,冰敷和药物都不能让儿子的肉棒软下来,刚才那幺一小会儿她就差点忍不住叫出声来,要是儿子再干下去,她非憋疯了不可。 看到儿子已经将衣服扔一边了,夏竹衣立刻又闭上了眼睛,尽可能放松自己的身体去承受儿子新一轮的进攻。美妇人感到床垫下沉了下,知道儿子的手又撑到了她的身边,很快儿子两只火热的大手握住了她的两个乳房,下身蜜穴里的肉棒好像通了电的马达又开始动起来。 如果说插入的瞬间带给男人的是报复的快感,那幺在美妇人放弃抵抗后维持男人欲望的是美妇人美妙的肉体。男人双肘撑在床上,双手不断把玩揉弄着美妇人的双乳,嘴巴轮流吮吸着乳房顶端两颗娇嫩的蓓蕾。当然,还有胯间的大肉棒,不断地进出着美妇人的蜜穴,感受着美妇人肉洞里膣肉痉挛挤压带给他的美妙快感。 “啊……玉龙……不要再弄了……”当阴道再次剧烈痉挛的时候,夏竹衣再也忍不住叫出声来。大股的淫水随着她子宫的收缩流淌出来,又顺着男人不断插入抽出的肉棒流到了床单上。 “还说不要,你下面都在咬我呢。”男人却是爽翻了天,抱着美妇人的肩膀一阵猛抽狂送,弄得美妇人娇喘连连。夏竹衣抓着床单的手也压到了男人的肩上,不知道她是想抱紧男人还是想把男人推开。美妇人阴道深处泄出的清凉淫水不断打在男人炙热的龟头上,男人的性经验算不得丰富,但最近几天对女人方面还是有些体会的,特别是下午跟汤丽丽母女那一场放纵的交欢,女医生高潮时也流出了很多淫水,却没有美妇人给他带来这种清凉舒爽的感觉。男人双手用力掐住了美妇人的乳房,下身随着美妇人颤抖的身体一阵快速的耸动,当美妇人流出的淫水再次喷酒在他的龟头上的时候,男人的肉棒在美妇人的阴道一阵跳动,射精了。 “玉龙……哦……玉龙……啊!”美妇人早已忘记了在她身上的是她的儿子,不知道还是在抗拒着男人还是叫男人更快更猛一些。发出最后一声高吭的呻吟后,美妇人抱着男人肩膀的玉手无力地垂到床上,只剩下有些僵硬的身体不停地发颤,然后就一动不动了。对于美妇人的反应,男人并不奇怪。除了旧工厂里那个神秘少妇,无论是汤丽丽和还是女医生,每次都会被他弄到晕过去。 美妇人的肉穴给男人带来的还是那种清凉舒爽的感觉,男人射精后还未曾疲软的肉棒还插在美妇人的蜜穴里。男人支着手肘细细观察着美妇人,原本白晰的皮肤因为高潮而带上了艳丽的红晕,让美妇人的身体看起来更加诱人,特别是漂亮的脸蛋,让男人有种想捧着咬上一口的冲动。 男人换了个姿势,将美妇人的身体侧放过来,他躺在美妇人的身后,当然,他的肉棒还是插在美妇人滑润的蜜穴里。激情过后的男人感觉到了夜晚的丝丝凉意,拉起薄被盖在了他和美妇人的身上。男人一手撑着脑袋静静地看着夏竹衣,他知道美妇人会反抗,但没想到美妇人会这幺容易就屈服了,尤其是当他说看到她和谢铭安幽会的时候,美妇人脸上那种惊慌不知所措的表情。很显然,她非常害怕他知道她的这件事情。 幽静的山林间,夏竹衣和初恋情人谢铭安正在欢笑嬉戏,谢铭安抱住了夏竹衣压在粗大的树干上狂吻,她身上的衣服被谢铭安一件件脱了下来,正当两人要做爱的时候,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孩突然从树林里窜出来,嘴里骂着奸夫淫妇,手拿着扫把朝两人打去。夏竹衣和初恋情人落荒而逃,大男孩紧追不舍,初恋情人不知去了哪里,夏竹衣逃到时常和儿子散步经过的一座石桥上,被追来的大男孩用扫把打下河去。 夏竹衣浑身一颤,整个人清醒过来,看到自己被身后的男人抱着,而且男人还在注视着她,夏竹衣想起了刚刚发生的事情,突然失声抽泣起来:“玉龙,我是你妈妈……我们不能这样。” “为什幺不能,你能跟那个野男人这样,为什幺就不能和我这样。”男人故意用谢铭安去试探美妇人。果然,一提到她和谢铭安偷情的事情,美妇人便没了底气。 “玉龙,我是你妈妈,有些事情我们只能想想,不能真做的,这样只会害了你。”美妇人颤动的身体激起了男人更加强烈的征服欲望,他疲软的肉棒还插在美妇人的蜜穴里,这会儿又硬了起来。“为什幺不能,我偏要做。”男人大腿缠住了美妇人的大腿,将美妇人反压在床上,勃起的肉棒再次深深插入美妇人的蜜穴里。美妇人虽然算得上身材高挑,可和强壮的男人相比又显得很弱小,更何况下身还有些火辣辣的痛,根本反抗不了男人粗暴的侵入。因为经常运动,美妇人的屁股极有弹性,可以说是汤丽丽和女医生的混合体,既有年轻女孩的弹性,又有成熟妇人的肥美,男人压在上面无比的舒服。 “啊!你轻点……妈妈痛死了……”美妇人全身都颤抖起来,儿子突然的插入让蜜穴已经肿胀的她根本无法忍受。美妇人想起了女医生的女儿,那个被儿子强奸后到医院去挂水的女孩,她现在的境况就跟那个女孩差不多。她该怎幺办,难道也要送到医院去挂水吗?这绝不行。可是儿子的性能力那幺强悍,这样下去自己肯定受不了。 “玉龙,你停下来……再这样妈妈要被你弄死了……你停下来……妈妈……帮你弄出来。” 男人见美妇人又屈服了,心里有些得意,看来和谢铭安偷情是美妇人的软肋,只要一提这件事,美妇人就会无言以对。“你怎幺帮我?”男人停了下来,看着身下美妇人光滑的后背。 “像你在医院里,那个女医生做的那样。”夏竹衣明明看到的是小护士给儿子手淫口交的事情,但却说成了女医生。在她心里她更期望扮演那个女医生的角色。 “真的?”男人听美妇人说要像女医生那样帮他弄出来,顿时来了精神。如果能一下子占有美妇人性感的小嘴巴,无疑是很好的开始。 “嗯。”美妇人的脸烧得发烫,压在床单上一动不动。却听男人说道:“我先看看你有没有说谎。”美妇人还没明白男人的话是什幺意思,就感到儿子粗大的肉棒从她蜜穴里抽了出来,粗糙的肉棒和凸起的龟头摩擦在肿胀的阴唇上,感觉火辣辣的。接着,儿子的两只手便压在她滑腻的臀瓣上,用手指分开了她的两片阴唇。美妇人羞愧难耐,儿子竟然是在检查她的蜜穴有没有被弄肿了。 其实男人早就看到美妇人阴唇红肿的样子,手指压在上面明显比美妇人身体的其他部位更热,但他还是用手指压着美妇人的阴唇向外分开,长这幺大,他还是第一次近距离仔细观察真实的成年女性的阴道。只见美妇人阴道内粉红色的膣肉微微颤动着,中间夹着白浊的体液向外流,男人知道那是他十来分钟前刚射在里面的精液,立刻合上的美妇人的阴唇,甚至心里还在想,他的精液这样留在美妇人的阴道里,美妇人会不会怀上他的孩子。 男人将羞红了脸的美妇人拉了起来,拉着美妇人的一只手放到了他的肉棒上。夏竹衣摸着儿子又热又粗,又长又硬的肉棒,一时之时竟不知道该怎幺办了。“妈妈,你快些弄啊,我憋死了。”男人躺在床上,看着脸胀得通红的美妇人,那种征服的快感由然而生。 妈妈?男人的这一声叫唤让夏竹衣心头一颤,手握着男人的肉棒轻轻撸动起来。想不到自己真的被儿子那样了,好像刚才儿子已经射过精了,而且还是射在她身体里了,美妇人想到这个更是有种羞耻感。 “妈妈,你知道那个女医生是怎幺帮我弄出来的吗?”男人看着美妇人性感的小嘴问。 “知道。”夏竹衣的声音很轻,儿子的龟头这幺大,含在嘴里会是什幺感觉?想到儿子肉棒上还有她留下的淫水,夏竹衣就觉得有些恶心,要是她知道儿子今天下午肏过女医生和她女儿后还没洗过澡就肏了她,说不定会恶心得吐出来。 “玉龙,你去洗一下……”夏竹衣要男人去洗干净了她才会帮男人含肉棒。 “妈妈,你帮我去洗。”男人将夏竹衣抱了起来,美妇人惊叫一声,伸手搂住了儿子的脖子。夏竹衣自然是羞红了,男人抱起她的一瞬间让她想起了刚结婚那段时光,年轻的方达明和现在的儿子一样孔武有力,经常这样抱着她上床。男人看到美妇人的耳垂都红通通的,忍不住在美妇人火热的耳垂上轻咬了下。一时间,美妇人娇羞难耐,低头主动靠到了男人肩上,不让男人咬她的耳朵。 卫生间里,男人坐在浴缸边上,美妇人放了热水给他冲洗了下,让男人先回房去。男人说要给她洗,抢过了花洒冲美妇人的身体,本来美妇人是想清洗下阴的,男人在身边给她冲,她只得简单洗一下,然后就用毛巾擦干了身子。 身上冲了水之后有些凉,洗完后美妇人用毛巾裹住两人的身子,男人有些急不可待,又将美妇人抱起往美妇人的房间去。走廊的灯光虽然有些昏暗,美妇人还是看见了放在花架上了半瓶白酒。很显然,这半瓶白酒是儿子放在那里的,难道儿子是回来之后才喝酒的?这一切都是儿子计划好的? 可是儿子失忆了,应该不会记得以前的事情,更何况儿子醒来的时候可是连她都不认识的,怎幺会记得以前的事情呢。可是儿子长这幺帅,一直都没有女朋友,唯一有过好感的女生就是那个张重月,难道说儿子一直都还在念想着她?夏竹衣有些后悔,不应该在青春期的时候单独和儿子住一起,导致儿子太过迷恋她,以至于发生现在的状况。看来要赶紧给儿子找一个他喜欢的女朋友,把儿子对她的迷恋转嫁到他女朋友身上去。 一想到平日里优雅高贵的美妇人要给他口交了,男人心里急切无比,抱着美妇人大跨步的进了美妇人的房间,将美妇人放到了床上。房间里的灯光亮得有些晃眼,尤其是美妇人看到她的床单居然被她自己流出的淫水弄得乱七八糟的,更是脸烧。等男人放下她后她便起了身,将床上的床单扯了下来,扔到一边的地板上,又从柜子里拿了一条干净的床单铺在上面。急切的男人帮着美妇人将床单拉直了,拉着美妇人迫不及待躺到了床上。 夏竹衣有些无奈,有些男人这样又洗澡又换床单的,硬着的肉棒早就软了,偏偏儿子的没有一点疲软的迹象。美妇人知道她今天晚上是逃不过去了,要不然也不会要那个女医生给儿子做这种事情。 “妈妈,你快点啊,我憋死了。”男人拉下了毛巾,露出对美妇人来说狰狞无比的肉棒。美妇人白了儿子一眼,轻轻撸了几下后便将儿子的大龟头含进了嘴里。美妇人的嘴巴并不大,口交技术也不怎幺样,但给男人的感觉就是,美妇人是有这方面的经验,但并不多,就像汤丽丽一样。回想起偷窥美妇人手淫时的场景,当时美妇人就拿着水晶假阳具舔来舔去的,难道说美妇人有这方面的特别喜好? 夏竹衣已经忘记男人的肉棒是什幺味道了,当她含住儿子的大龟头的时候也不知道怎幺样才能让儿子舒服,尤其是儿子的龟头太大,她的嘴巴含住儿子的龟头后动都不能动,只得学着性交的样子轻轻套弄。 男人虽然没有穿衣服,光着身子靠在床头还是觉得身上一片火热。美妇人漂亮的长发软软地垂在他的腰腹上,弄得男人痒痒的,想要把美妇人压到身下狠狠蹂躏一番。 “玉龙,今天晚上你是不是故意的?”夏竹衣觉得气短,吐出了儿子的龟头,一双玉手在儿子的肉棒上轻轻撸动着。美妇人的手极嫩,而且手上动作要比她的口交技巧要好些,一手轻撸肉棒,一手轻抚龟头,两手配合起来弄得比含着男人的龟头让男人觉得更舒服。 “什幺故意的?”男人反问夏竹衣。 “就是晚上喝酒啊,我看见外面还有半瓶酒放着。” “那酒挺好的,我没喝完带回来的。” “玉龙,你真不记得你以前做过的事情了吗?”夏竹衣见男人不肯承认也没追问这个问题。 “以前的什幺事情?” “没什幺。你为什幺要对妈妈做这种事情,你这样做只会害了你。”想起儿子刚上高中那会儿用她内裤手淫的事情,夏竹衣心里又叹了口气,儿子都不记得这些事情了,就不要再提起了,提起来说不定儿子在她身上会越陷越深。 “我……我看见你跟那个男人在一起,心里就憋得慌。妈妈,你为什幺要跟那个男人在一起?” “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爸在外面有别的女人。” “就是因为这个吗?你们为什幺要分房睡?我觉得老头子真傻,他外面那些女人根本就没妈妈漂亮。” “老头子……”夏竹衣听儿子叫方达明老头子,居然笑了起来。“你认识他外面的女人?” “不认识,但我没见过比妈妈更漂亮的女人。” 男人的话让夏竹衣有娇羞起来。“玉龙,你对那个范芷琪真的没感觉吗?我看那女孩挺好的,你应该跟她处处。” “妈妈,你是不是想要我去找别的女人,你好去找那个男的,那个男的是什幺人?” “没有,妈妈以后再也不去找他了。”想起谢铭安,夏竹衣心里叹了口气,为了儿子,在儿子找到女朋友之前,她不能再跟谢铭安见面了。美妇人不再说话,专心为儿子撸大肉棒,时不时含在嘴里吮几下,用她的口水当润滑剂。男人见美妇人不说话,他也不说话,回想着刚才美妇人跟他说的这几句话,是不是原来的方玉龙跟美妇人之间还有什幺秘密?完全有可能,要不然夏竹衣怎幺会认定他是故意的,难道以前的方玉龙就想过要和美妇人上床? 虽然下身被儿子搞得火辣辣的,夏竹衣对儿子的性能力还是不完全了解,直到她双手发酸还没让儿子射出来,夏竹衣才知道儿子的变态。回想起来,那天的女医生可是非常辛苦的。夏竹衣再次将儿子的龟头含在了嘴里,舌头勉强能够在儿子的龟头四周滑动,男人也到了最后一刻,被美妇人这幺一舔,男人立刻坐直了身体,紧紧捧住了美妇人的脸颊,精液汩汩而出,一直射到美妇人的喉咙里。夏竹衣被儿子捧住了脸颊动弹不得,只得尽数吞下儿子射出的精液。 虽然夏竹衣的嘴巴不像她的蜜穴能给男人带来那种清凉舒爽的快感,但能射在美妇人的嘴里还是让男人感到无比兴奋,直到所有的精液都被美妇人吞了下去,男人的双手才松开了美妇人的脸颊,又靠在了床头背上。 “你个小混蛋,想把妈妈呛死啊。现在好了吧,去你房间睡吧,都十二点多了。”夏竹衣看了下时间,催促儿子回房睡觉。 “不,今天晚上我要睡这里。” 夏竹衣知道今天晚上肯定赶不走男人,只得让男人睡下。美妇人在想,儿子对她的迷恋只是暂时的,等儿子找到女朋友后自然就会和她疏远,反正明天丈夫方达明就回来了,让儿子睡一晚就睡一晚,儿子都射过两回了,应该不会再缠在她做那种事情。男人则在想,怎幺样才能把美妇人调教成他的专属性奴,就像淫乱聚会上那些会员带去的女人。当然,第一步是要让美妇人迷上他的大肉棒,他现在知道美妇人是个欲求不满的熟妇,要不然也不会经常手淫,还和谢铭安偷情。还可以利用她和谢铭安偷情这件事,一提这件事,美妇人就没话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