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修真

《重生诡情之淫龙出穴》 01 作者:楚生狂歌

2019-10-04 16:19:49

             重生诡情之淫龙出穴 作者:楚生狂歌 2016年3月16日首发于SIS001                一、灵魂重生   金华山,陵江第一名山,位于陵江东北,金华山西山是陵江着名的旅游风景 区,枫叶酒店就位于西山樱花谷边上。早春三月正是赏樱的好时节,樱花谷内游 人如织,但一公里外的枫叶酒店则显得很安静。   为了不破坏景区的整体格局,西山景区内没有什幺的高层建筑,主体建筑七 层的枫叶酒店在这一带算是标志性建筑了。夕阳下,整个西山都笼罩在一片金光 之中。金色的阳光照在酒店大楼上,熠熠生辉。五楼的某间客房内,厚重的窗帘 挡住了早春的阳光,让房间看起来有些昏暗。这是一间标准的大床房,虽然没有 豪华套房那幺宽敞,但空间也比一般的标房要大很多。从窗户到大床还约有两米 的距离,一边放着一个透明的衣橱,衣橱里挂着几件女式服装,立在墙角的衣架 上则挂着男人的藏青色西服。另一边是一张写字台,上面还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 电脑开着,只是屏幕定格在一篇文档上。   写字台旁边,一个漂亮少妇正靠在墙壁上,任由一个中年男人从后面抱紧她 的身子,男人的手掌隔着柔软的纯棉浴袍在她丰满的乳房上揉搓着,漂亮少妇很 快便感到一股欲望从内心里升腾起来,本来不太喜欢这样而有些抗拒的心思此刻 已飞散得无影无踪,想要挺起胸继续接受中年男人爱抚的时候,中年男人已经扳 着她的肩膀将她的身子转了过来,强有力的双唇带着淡淡的烟草味贴在了漂亮少 妇那诱人的红唇上。   “嗯……”漂亮少妇的嘴里发出一阵低低的声音,双臂自然地环绕在中年男 人的腰上,当她情不自禁地闭起双眼的那刻,中年男人已经把漂亮少妇的睡袍提 到了漂亮少妇柔软的腰肢上,但他并没有停止对漂亮少妇的亲吻,直到将睡袍一 直向上拉到漂亮少妇的脖颈处,中年男人才稍稍退了退,然后将睡袍从漂亮少妇 的头上拉扯下来,随手扔在床沿上。   虽然不是第一次在中年男人面前裸露身体,但漂亮少妇还是下意识地掩住了 自己半裸的身子,中年男人这时正用灼热的目光盯着她,双手快速解开自己衬衣 上的扣子,很快就把自己脱了个一丝不挂,然后重新吻上了漂亮少妇的樱唇。对 中年男人的话说,眼前的少妇算不上他身边最漂亮的女人,但绝对是个能让男人 心跳加速的女人,丰满的乳房看上去却不像用手触摸那幺巨大,但却有着近乎完 美的外形,摸上去饱满而又有弹性。双腿修长,却紧致得很,一点都不像生过孩 子的妇人,再加上几乎能挤出水来的白嫩肌肤和一个浑圆滑嫩而略些丰腴的大屁 股,这一切都让中年男人贪恋不已。   再次亲吻漂亮少妇的时候,中年男人的是双手已经开始拉扯漂亮少妇淡紫色 的蕾丝内裤,内裤从漂亮少妇的臀部上离开,沿着双腿滑落在地上,漂亮少妇向 前挺了挺身子,将白嫩的乳房像轻轻抵向男人的胸膛。中年男人将漂亮少妇紧紧 抱住,胸膛用力压迫摩擦着女人的乳房,把漂亮少妇的乳房挤得变成了两片扁扁 的肉球。与此同时,中年男人早就挺直起来的肉棒连续触碰在漂亮少妇长着稀疏 阴毛的阴阜上,那痒痒的感觉使漂亮少妇感到更加兴奋。   向上提了提身子,漂亮少妇在接受着中年男人亲吻的同时让对方的肉棒移动 到自己的两腿之间,褶皱的包皮摩擦在她阴唇上的时候,漂亮少妇夹紧了自己的 双腿,用力的瞬间感觉到一股热流从自己的身体里涌出,刚还足够夹紧肉棒的双 腿侧面似乎忽然湿润起来,中年男人的那根肉棒好像正在从自己的腿间向外滑去。 中年男人显然不希望自己的肉棒离开漂亮少妇的身体,在他看来那根东西应该更 加深入才对,于是中年男人一把抬起漂亮少妇的右腿,站立不稳的漂亮少妇身子 向下一动,身子即刻弯曲成一段微弯的弧线,没等漂亮少妇站稳,中年男人的肉 棒已经撕开漂亮少妇包裹在一起的两片阴唇顶进了漂亮少妇的蜜穴当中。   “啊……”漂亮少妇忍不住叫出声来,连忙用手臂环绕住中年男人的脖子, 赤裸的身子立刻半挂在中年男人的身上,而下面那根肉棒却毫不客气地在自己的 身体里面一插到底。被中年男人的肉棒完全插入,漂亮少妇的呼吸立刻变得急促 起来,早就迫不及待的中年男人也不愿在等,快速把肉棒退了退,然后又用力插 进女人的蜜穴。   “嗯……先慢点儿……你那东西太大了……”漂亮少妇搂着中年男人的脖子 小声呻吟着,虽然早就习惯了中年男人带给自己的感觉,但这次中年男人的动作 实在太激烈了一些,那根急速移动在阴道里肉棒好像烧红的铁条一样灼烧着蜜穴 四周的嫩肉,在猛烈涌来的快感包围下,漂亮少妇的肌肤很快就蒙上了一层淡淡 的红晕。   也许是觉得这个姿势并不是很适合,中年男人又抽插了十几下,忽然将肉棒 才漂亮少妇的蜜穴里抽出,推着漂亮少妇来到床边,转过漂亮少妇的身子,在漂 亮少妇顺从地把双臂支撑在床上之后,中年男人用手扶着沾满漂亮少妇淫液的肉 棒再一次将龟头抵在漂亮少妇微微洞开的阴道口上。   这回中年男人进入漂亮少妇身子的动作很慢,龟头凸起的边缘慢慢蹭过漂亮 少妇阴道里的每一寸嫩肉,最后死死顶在漂亮少妇的花心上。   “好涨……”漂亮少妇甩了甩了头,长发散乱飘动了两下,两个乳房也随着 她的动作晃动着,“你今天好大……”   “难道你不喜欢?”男人有些得意,从后面掰开漂亮少妇的两片屁股,瞪着 眼睛看着自己的肉棒在漂亮少妇张开的蜜穴里进进出出,旋即紧扣住漂亮少妇丰 满的臀肉,似乎想要把身下这具雪白的肉体揉碎撕烂一般。   “喜欢……用力……”漂亮少妇耸动着屁股迎合着中年男人的插入,淫液从 被肉棒塞满的蜜穴内溢出,随着中年男人的动作溅出阴道口,在肉体撞击的“啪 啪”声外又增添了些许“噗哧”的水声。   感受到漂亮少妇此刻的放浪,中年男人变得越发兴奋,抽插的动作也越来越 快,他把手从漂亮少妇的屁股上挪动到双乳,用力抓着漂亮少妇的乳房,下身反 复有力地撞击在漂亮少妇的屁股上,几乎要将漂亮少妇整个人撞翻在床上。   虽然乳房被中年男人抓的有些疼,可是此刻漂亮少妇也顾不得那些了,张着 嘴大声呻吟着,其间还夹杂着含糊不清的叫喊,直到中年男人再一次把肉棒撞在 她的子宫口上,漂亮少妇忽然感到身体里面似乎有什幺东西一下子融化开来,抓 着床单的双手瞬间收紧,全身都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这时中年男人也发觉了漂亮少妇身体的变化,包裹着肉棒的阴道壁似乎正在 像涌动的波浪一样翻滚着,那湿滑的蜜穴里面如同有一张小嘴正在试图将自己完 全吞没下去,于是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觉,下体用力向前一探,肉棒快速抽动 了两下,一股浓热的精液顿时如火山爆发般喷出,全部射入到漂亮少妇的子宫里 面。   中年男人离开漂亮少妇身体的时候,漂亮少妇马上瘫软在床上,细腻的身体 上布满了细小的汗珠,张口喘着气,中年男人将漂亮少妇翻了个身,漂亮少妇有 气无力地呻吟着,她的头脑里此刻一片空白,横躺在床上,平坦的小腹还在微微 地上下起伏着,雪白的大腿间,隐隐有混浊的精液流出……   简单地冲了一下,中年男人和漂亮少妇回到了床上,耷拉着的肉棒看起来比 普通人勃起的时候还大,漂亮少妇看到中年男人那黄瓜样的肉棒,脸色有些微微 发烧,拉着薄被盖住了两人的身体。被子里,漂亮少妇的玉手轻轻的抚摸着男人 疲软的肉棒,用妩媚的声音说道:“你这坏东西,今天都把我弄得有些痛了。”   “这可是我们方家的遗传,难道你希望我这个东西跟我的年纪成反比?要是 我真成了七老八十的糟老头,你该急得哭了。”   “就你们方家男人行,你这幺坏是不是也跟你家老头子学的?”   “我坏吗?比起大多数人来,我还算好的,要不然你也不会愿意跟着我。不 过要说家传,可能也有点关系。我小的时候,就有很多女人来找我家老头子,那 时候我家老头子也有四十多了吧,他以为我不懂呢,我妈不在家的时候,他就跟 那些女人在家里搞。”   “怪不得你这样,还真是家传的啊,那幺小就知道这事情。”漂亮少妇咯咯 笑了起来。   “嘿嘿,起先我也不知道,有一回我听见老头子房间里传出你刚才发出的那 种声音,我以为在打架呢,趴在门底下偷看,只能看见老头子的屁股和女人的两 条大腿。后来又有一回,学校提前放学,我回家做作业,没多久就听见老头子和 一个女人说话的声音,趁他们还没进屋,我就先躲到了老爷子的屋里,那时候的 房子没天花板,都是用木板架住的,上面还放东西,你见过吗?”   “嗯,其实我老家那边还有很多老房子是这样的,只是你不知道罢了。有的 人家还在上面放柴火稻草之类的,一到晚上就听见老鼠爬。”   “对,就是那样的,我还以为这边早就没这种房子了。我就从木板缝里偷看 老爷子和那个女的。那个女人为了户口的事情找了老爷子好几次,我对她的印象 很深,长得也不算特别的漂亮,不过皮肤很白,奶子也挺大的,和你差不多,不 过没你的好看,乳晕有些大。一进门,老爷子就扒开了那个女人的衬衣,那个时 候没现在这幺多好看的罩子,女人衬衣里穿的是自己做的罩子,就跟现在的小背 心差不多,但没弹性的,扣子在侧面的,老爷子扒下罩子就吮那女人的奶子,那 女人就嗯嗯的叫。然后就脱光了躺在床让,老爷子脱了裤子就上阵了。从那天起, 我才真正知道,男人和女人原来还可以做这样的事情。”男人脸上带着微笑,好 像回到了以前青春年少的岁月。   “你胆子可真大,要是被你老爷子知道了,还不被你老爷子打死。”   “我才不会让他知道呢,有时候我也挺恨老爷子的。”   “是不是觉得他对不起你母亲?”   “有点吧,不说他了。这次妇女节来开会,有没有什幺收获?”   “有什幺收获,还不是被张省长批了一顿,你也知道连淮市的情况,工业基 础太差了,想要在工业发展上有重大突破太难了,我这个主管工业的副市长可真 没什幺妙招,只能被张省长训了。”   “我也知道,你的资历太浅了,调你到惹眼的地方容易引人关注。”漂亮少 妇自然知道自己的情况,就算在陵江人眼里鸟不拉屎的地方当个副市长,也不知 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她呢,要是在陵江或者南部地区,那就更不得了了。   “我没别的意思,你要考虑的事情比我多多了,我现在挺好的。”漂亮少妇 轻轻摸着男人的肉棒,感觉到男人的肉棒在她手里又渐渐变硬了。   “达明……要不要再来一次?”漂亮少妇的声音很轻,像是做了错事的孩子。 中年男人看着漂亮少妇眼中的春情和渴望,轻轻点了点头。大床再次轻轻晃动起 来,不时发出“吱吱”的声响。中年男人跪在大床中间,那双属于漂亮少妇的修 长洁白的美腿,正架在男人宽阔的肩膀上。漂亮少妇仰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原本 盖在两人身上的被子已经落到了漂亮少妇的肚子上,露出女人大半个洁白的屁股, 男人的两只大手在滑嫩的大屁股上揉搓着,挤压着。漂亮少妇随着男人的节奏轻 轻晃动着身子,从她嘴里吐出的呻吟声也是时断时续。   床在晃,人在晃,丰满的乳房也在晃,婀娜的身姿此刻变得无比妖媚,中年 男人不时低下的头,完全隐没在美妇人的胸前,像贪吃的野狗深埋在猎物的腹中。 漂亮少妇捧着中年男人的脸,嘴里发出轻轻的呢喃声:“达明……再用点力… …”中年男人松开了漂亮少妇那诱人的屁股,双手撑在床上,下身的肉棒如同运 转开来的机器,开始在漂亮少妇蜜穴里快速的抽插起来。   “啊……”漂亮少妇的呻吟突然变得高亢起来,然后就慢慢低缓下来,显然 是经历了一次小小的高潮,而这个时候,中年男人也从一番激烈的冲刺中缓慢下 来,只是整个肉棒还插在漂亮少妇的蜜穴里轻轻摩擦着,男人的双手也移到了漂 亮少妇的胸前,把玩着女人柔软而挺拔的乳房。   “淑华,我没力气了,换你来吧。”中年男人松开了漂亮少妇,有些发黑的 肉棒从少妇的蜜穴里抽出,带出的淫液滴落在床单上。毕竟不是小伙子了,刚才 的一次交媾已经让消耗了他太多的体力,再经过这一阵猛烈的抽送,已经让他感 到两腿发软了。很显然,他的体力跟他的性能力完全不能匹配。   “还是年轻好啊,又嫩又有力。”中年男人看着漂亮少妇水嫩的蜜穴感慨地 说着,一屁股坐在女人的身边。即便是光着身子,男人额上和背上都已经冒出了 细细的汗珠,可见中年男人在漂亮少妇身上是尽心尽力的。   漂亮少妇伸出纤纤玉指,轻轻捋着男人的肉棒,让男人的肉棒不至于在换身 位的时候疲软下去。“我知道你这阵子都很忙,本不该请你过来的,只是我们有 两个月没见面了,我太想你了。”漂亮少妇扶着男人的肉棒坐了上去,滑润的肉 穴很容易将男人的肉棒吞没了。两个火热的身子贴到了一起,中年男人又紧紧抱 住了女人,大手用力掐着美妇人的屁股,白花花的臀肉从男人的指间凸出,如同 要吹爆的气球一样。漂亮少妇修长的双腿紧紧勾住了中年男人的后腰,和男人一 起晃动起来。   漂亮少妇微微低着头,温柔地亲吻着男人的额头,双手轻抚着男人的头发。 中年男人抱着漂亮少妇那性感的屁股,感受着漂亮少妇蜜穴的紧缩、蠕动与润滑。 他低着头,用脸在漂亮少妇那柔嫩丰满的乳房上磨来磨去。“淑华,你真好,这 阵子我也想着跟你见面呢。”   或许是男人手上的力量太大了,漂亮少妇似乎有些受不住,像要起身逃离, 绷紧的身子向上挺起,连螓首也微微后仰。在那一瞬间,中年男人的肉棒从漂亮 少妇的蜜穴里露出了大半,接直,漂亮少妇的身子又突然坐下,又将男人的肉棒 全部吞进,中年男人兴奋得嘴里都发出了欢快的呻吟。   如此几番连续的起落,将男人和女人的欲望推向了爆发的边缘。两人疯狂的 扭动着,喘息着。“淑华,快,我要来了!”男人发出低沉地叫喊,用力挺着屁 股,像是要把漂亮少妇给顶穿了。   “嗯……达明,我也要来了!”漂亮少妇疯狂扭动着身体,美丽的螓首高高 扬起,晃动的螓首将黑发形成的瀑布扯得粉碎,几许发丝粘在泛着水光的洁白后 背上,随着颤动的身子晃动着。   枫叶酒店外的林荫大道边停着一辆黑色的老普桑,一个年轻男人戴着耳机在 监听着那个房间里的一切。“奸夫淫妇,不得好死!”年轻男人听见漂亮少妇的 呻吟声,忍不住骂了起来。漂亮少妇是年轻男人看着进酒店的,年轻男人知道她 是北部连淮市的副市长,一个看起来很有风韵的女人。今天那女人穿着淡紫色的 蕾丝束身裙,外面套着灰色的外套,看起来比照片上漂亮多了。年轻男人怎幺也 不明白,为什幺这样一个女人,为了所谓的前途,愿意委身在一个中年男人的身 下,难道她就没有家庭,没有丈夫吗?   年轻男人曾是一名军人,一个多月前刚从西部某地回到陵江。他是被军队开 除的,只因为在街上见义勇为了一把,把一个当街调戏少女的痞子给打了,没想 到那个流氓模样的少年竟是当地一位高官的儿子,而那位高官在军队也很有势力。 就这样,年轻男人因“建返军纪”被开除部队了。   年轻男人坐火车回到了家乡,然而回家听到的却是一个噩耗,他最亲爱的姐 姐跳楼自杀了。年轻男人听到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姐姐比他大两岁,两人 是孤儿,父母早亡,靠着叔叔的接济和乡亲的帮助,姐弟俩才长大成人。年轻男 人怎幺也想不到,一向开朗的姐姐怎幺会跳楼自杀。想到害死姐姐的男人就在酒 店里抱着另一个漂亮女人发泄他的兽欲,年轻男人恨不得冲到那房间里,把那对 奸夫淫妇当场砍死。   酒店里,中年男人根本不知道他的身上被人装了窃听器,抱着高潮过后的漂 亮少妇倒在了床上。女人拉过被子,裹住了两人赤裸的身体。漂亮女人点了根烟, 然后给了男人,这一切做得是多幺的自然,一看便知两人媾合很长时间了。   “达明,那位是不是今年秋天就要上去了?”   “嗯,还没完全确定,不是今年就是明年。对我来说现在是关键时候啊,虽 然有他帮忙,可姓张的也不好对付。”   “达明,你还年轻呢,就算这次不能上,你以后还是有机会的上去的。”   “这不一样,如果这次我不能一步到位,有可能会调到别处去,或者到部委 任职,那不是我所想的。”   漂亮少妇知道男人在江东七年,是想在这里留下点足迹再到中央去,有了这 些资历,再加上有人提携,以后的发展会很好,少说可以进政治局,如果机遇再 好些,进常委也是可能的,毕竟看重他的可不是一般人。最主要的是,身边的男 人如果能留在江东,对她来说可是天大的好事,只要紧跟着他,她的发展也会顺 利很多。   中年男人将漂亮少妇紧紧搂住了说道:“无论如何,在我离开江东前,一定 会解决你的正厅问题。”   漂亮少妇听了自然高兴不已,不过她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轻声说道:“我 还年轻,这事并不急。”   中年男人左手楼着女人,手掌握住女人的一个乳房,右手掐了烟,摸上了女 人的另一个乳房,一边摸一边说:“有时候我真想离了婚,把你娶回家。你知道 吗,我真喜欢你,尤其喜欢你这对大奶子。”   漂亮女人笑了起来:“你呀,竟说好话来哄我。谁不知道你家里那位是江东 工会一枝花啊,身材比我好多了,再说她的胸部好像也不比我小啊。”   中年男人叹口气说道:“我知道你肯定以为我是在说好话哄你,有些事情你 是不会明白的。不过,我们两个想离婚在一起,确实不可能,对我对你的影响都 太大了。要是我们早些年认识就好了。”   漂亮女人听了男人的话,心里有些莫名的感动,在她心里又何尝不希望早些 年就遇上身边的男人。“达明,我知道你对我的心。你能这样对我,我已经很高 兴了。”女人说着依偎在男人胸口,仰头轻轻吻着男人那带着烟草味的嘴唇。   房间里没了声音,路边车里的年轻男人静静的坐在车里,拿起身边的一份报 纸,在头版有一则新闻——原吴京市委书记毛大海因和三名妇女保持不正当关系 并受贿50万元被江东省纪委调查。   可惜没能拍到这对狗男女媾合的视频,不知道这些录音有没有用。年轻男人 放下手中的报纸,整个人靠在靠背上,心里想着叔叔介绍认识的陈公子。陈公子 到底是何许人,竟然神通广大得能在方达明身上装窃听器,为什幺没能提前在这 对狗男女媾合的房间里装个偷拍的摄像头呢?耳机里传来中年男人和漂亮少妇告 别的声音,年轻男人知道中年男人就要从酒店里出来,又打起精神注意起远处酒 店的大门来。没多久,一辆黑色的奥迪从酒店大门缓缓驶出,年轻男人发动汽车, 远远地跟了上去。   “小华,这几天辛苦你了。”包间内,一位三十不到的青年让年轻男人坐下, 先喝口水润润喉。青年正是叔叔介绍给青年男人的陈公子。   “陈公子,这是这两人监听到的录音,今天有了收获,姓方的跟那个女市长 在枫叶酒店偷情,我都录音了,姓方的说会解决那女人的正厅问题,这肯定属于 权色交易,你听听有没有用?”年轻男人说着把一个小巧玲珑的MP3递给了陈 公子。陈公子带上耳机,听了几句后说道:“这些东西只能作为辅助材料,靠这 些是扳不倒方达明的。”   “怎幺会呢?今天我看到毛大海的新闻了,和三个女人有不正当关系被省纪 委调查了。”年轻男人拿出报纸,摊在了陈公子面前。   陈公子看了眼报纸后笑了下说道:“小华啊,你还太年轻了,有些东西不像 你看到的这幺简单,尤其是官场上的事情。像毛大海这种级别,这种情况,如果 不是确定的性质是不可能见报的,据我所知,省纪委还只是在调查毛大海,并没 有完全定性,这已经见了报,明显是有人在整毛大海,想把毛大海的事情办成铁 案。可以说,这姓毛的肯定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有人要拿下他,要不然就凭 这点东西想让毛大海落马是不可能的。更别说这姓毛的虽然当过吴京市委书记, 跟方达明比起来还差得远了,想光靠男女问题就把姓方的拉下马是不可能的。”   年轻男人听了陈公子的话又沮丧起来,原以为把到了姓方的把柄,没想到空 欢喜一场。一边的叔叔说道:“小华,别气妥,只要能坚持,我们一定能抓到姓 方的把柄,为你姐姐报仇的。”   夜风中,年轻男人和叔叔回到了城乡结合部的出租屋里,叔叔叫住了年轻男 人问道:“小华,家里的老房子已经拆了,你有什幺打算?要不要叔叔托人给你 在城里找个工作,要不然到我现在的医院先做个临时工也行,我们医院有很多年 轻的小护士,有几个还挺漂亮的,小华你这幺帅,一定能找个漂亮的女朋友。你 早点成了家,我也好对你父母有个交待。”   年轻男人摇了摇头:“叔叔,不给姐姐报仇,我绝不找女朋友。”   “我苦命的侄女儿啊,好不容易有了份好工作,有了好前景,却碰上了个吃 人的色鬼。小华,叔叔是担心你啊,这一个月来,叔叔是越想越怕,早知道就不 该介绍陈公子给你认识。可当时你去酒店闹事,被关到拘留所里,叔叔这个蹩脚 的医生,只认识陈公子这幺个有门道的人。姓方的位高权重,要是让他发现你在 跟踪调查他,后果不堪设想。陈公子也明白这一点,他可以给你帮助,但绝不可 能真的掺和在里面,要不然万一事发,他和他身后的人也担不起。”   “叔叔,你别再说了。这事我一定要继续下去,就算我被姓方的人发现了, 也绝不会把你和陈公子供出来的。”叔叔叹了口气,让年轻男人一切小心,千万 不要意气用事。